猿猴麵包樹千秋

Colin是在加油站的便利商店遇上Ezra的。

當時店裡有人搶劫,霰彈槍子彈射進冰櫃,炸開了玻璃、大排五彩繽紛的能量飲料、和幾張亞利桑納州的地圖。他循著被槍聲震懾的喘息和驚呼找到了縮在雜誌架後方的Ezra,多少為沒能護著他感覺難過,畢竟說到底,Colin是那個開了槍的人。

他最後沒拿走現金、香菸,或者櫃檯旁的口香糖和手機充電器,他只帶走了Ezra,和他的野馬跑車。

八號州際公路上的加油站不再風聲鶴唳了,Colin也在其中擁有了一間店,櫃臺下放著他的老霰彈槍。他喜歡新鮮汽油的氣味,喜歡地面上彩虹般反光油漬,單手環不住的巨大思樂冰杯子,還有糟糕的咖啡。生活的困境除去製冰機裡出現過死負鼠,和那些不清楚如何使用信用卡操作加油機的老夫婦,一切愜意平靜。

Ezra偶爾會來。穿著寬鬆的花紋襯衫和短褲, 笑容溫暖遠勝戶外華氏百度的天氣,離去前偷走或者一包洋芋片,或者貝果,或者一個黏膩的吻。他住得不遠,車庫裡有樂團,前院有愚蠢的塑膠紅鶴鳥,屋子建設在本身就是密集恐懼症的集合社區裡,從高空俯視是個整齊完美的螺旋,捲著Colin的心往深處陷。

生活的定律如此。你遇上一個人,讓他搞砸你,日夜擔驚受怕,使你貧困,讓你他媽的得去面對死負鼠和駭人熱浪,又覺得一切都挺值得的。

Colin在修理已經故障整個月的咖啡機時,前門鈴聲叮噹作響。他認出了那個呼吸,像他第一次聽見那個呼吸一樣。

他吹起輕快口哨,引導Ezra漫步而來,尋獲蹲在貨架後方的自己,歪著頭露出一個全無偏見、足以毀滅世界再重建的燦爛笑容。 


-THE END

评论(16)
热度(129)
© 猿猴麵包樹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