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猴麵包樹千秋

好噢Lofter。今天也幹你娘。

12. 32

1. 多半時候覺得我的整個人生與其說是在追求想要的東西,不如說是用盡全力逃避不想碰的東西和不想承擔的責任。


2. 等到很多事情告一段落以後,認真考慮搬到山上或者東部去。如果不能夠減少憤怒,只能嘗試減少觸發這些情緒的機會。


3. 歧視根深蒂固,更好的人只是學著不要把它們掛在嘴上。


4. "有時候你難過了,這時候我更愛你。只要你不拒絕我就擁抱你,我會告訴你這是因為什麼。就是我不知是為了什麼。"


5. 遇上了一個非常好的人,就想告訴他那些最糟的事。一邊說一邊陷入流砂,心想啊不妙不妙他就要覺得我是個惱人又負面...

Martha Wainwright Martha Wainwright

"您曾問:「您哪來的這些奇特的憂愁,

就像湧向光裸裸的黑岩上的潮水?」

──當我們的心摘採過葡萄之後,

生活就是苦難了。這是公開的秘密,"

Penguins Don't Fly. Love Does (Gradence) 番外

1  2  3  4  5  6  7  8  9 完結


***

南極洲最好的帝企鵝不太好。

Percival Graves時常若有所思。牠花費不少時間漫步在浮冰上,碰到背影陌生的鵝便衝上去將牠硬是轉到正面,看了幾眼以後喃喃道不該這麼難看,然後不顧被莫名羞辱的企鵝為此心碎,逕自轉身離開。牠下了海也不捕魚,就沿著洋流游到能力所及最遠的地方,再循原路回來。隔天重複同樣的動作,只是換一條路線。其他帝企鵝都有點擔心牠,只海...

The Beauty of the Rain Dar Williams

"在山脈呼喚你之前,在你離家之前,
我希望教會你的心去信任,就像我教會自己。
但有時我會問月亮,它上回在哪兒照拂到你,
然後搖搖頭,笑著說:「這一切過得太快。」"

Penguins Don't Fly. Love Does (Gradence) 9 完結

1  2  3  4  5  6  7  8

***

邁出第一步是困難的。

飢餓將牠們從理智和物理上都推往邊緣線。Credence與其他小鵝擠在一起,盯著繁殖地與漫漫長路的無形交界,險象環生的高落坡使牠們心生退意,無鵝願意以身試法。有小鵝大著膽子踢了一顆雪球下去,眾鵝靜默地望著那東西一路撞擊下墜,花了點時間才正式砸在底部,大片碎雪噴濺。前排的鵝目睹了那畫面,都踏著小步後退,離坡緣能遠就遠。

「這不是個好主意。」有鵝這麼說,「我們該找其他路下去。」...

"我在寫詩之後過了許久,才知道我寫的東西叫做詩。我向來對定義和標籤不感興趣。美學爭論叫我厭煩死了。我不貶低堅持進行這種爭論的人,但是我對文學創作的出生證明和驗屍報告都感到格格不入。沃爾特惠特曼說過:「任何外部的東西都不能對我發號施令。」文學的裝飾品連同它的一切優點,都不能代替樸實無華的創作。

我一年要換好幾個筆記本。這些筆記本都是用我的綠色筆跡拴在一起的。筆記本上寫滿了筆跡,就變成一本本的書,像是從一種變形過渡到另一種變形,從靜止過渡到運動,從幼蟲過渡到螢火蟲。

政治生活如驚雷動地而來,把我從我的寫作狀態中拉開。我再次回到群眾中去。

人民群眾早已成為我的生活課堂。我可以懷著詩人生而有之的怯懦,懷著膽怯的恐懼來到他們中間;但是,一旦投入他們的懷抱,我就覺得自己變樣了。我是絕大多數的一部份,是人類這顆巨樹上的又一片葉子。

離群索居和接近群眾將仍然是當代詩人的主要責任。在孤獨中,智利海岸上波濤的搏擊豐富了我的生活。進攻的海水和受攻擊的岩石,大洋裡的無數生命,「候鳥」的完美編隊,壯麗的大海的浪花,引起我的好奇與熱愛。

但是,從生活的巨潮中,從同時注視我的千百雙眼睛的溫柔視線中,我學會了更多東西。這種信息可能不會傳達到所有的詩人,但是聽到的人就會把它記在心裡,就會在自己的作品中加以發揮。

使詩人難以忘懷並感動得柔腸寸斷的,乃是體現許多人的願望的事情,哪怕只短短的一瞬間。"

Penguins Don't Fly. Love Does (Gradence) 8

1  2  3  4  5  6  7


***

這只是個遊戲,Credence。

牠睜不開眼。

所有的小企鵝都是。以初春來說稍顯盛大的風雪席捲了繁殖地,已經有半個鐘頭了。牠們學著大鵝們做的那樣,像繞著一只海螺殼紋般緩慢旋轉取暖圈,讓內側的小鵝在溫度過高的時候轉出來散熱,凍壞了的則到裡頭去。Credence走向最外側時,雪勢已經轉小。牠仰起腦袋,讓細雪落在喙尖,想起部長那當風颳起,雪花落在毛上,牠就必須要回到安全處的叮囑,Credence下意識便開始尋找牠的保護...

看完王男二以後就一直很痛苦,寫了兩個HMH小短篇。

有雷噢,還沒有看過的朋友請在此止步,不要讓地雷毀滅你的觀影娛樂。馬修,還是幹你娘。
我就一邊哭一邊寫我覺得我不會好了


High Point

One Less Butterfly


也請看過的朋友不要在留言的部分不小心透露劇情噢,愛護還未上映地區的同好人人有責。

Take Me Home: The John Denver Story John Denver

💔

等了兩年,頂著火烤般的艷陽舟車勞頓看第一場,馬修你他媽就這樣傷害觀眾。就這樣。隨便啊。就互相傷害。

羅蘭巴特說文本一出,作者已死。所以我就不囉唆贅言自己對這兩人的理解也好、創作上的想法也好,單單默默流淚,沈浸在線線桑美麗的repo之中即可。你怎麼這麼好,每次都寫這麼長,我真是,何德何能

謝謝你的大親親、你的支持與repo、你的祝福、你的深入思考和你的愛。事實上我還是花費太多時間陷在負面情緒之中,並且多少會用這樣的情緒去折磨身邊的人,但所幸雖然能力有限,還是能以寫作權當宣洩管道,並且收到遠比我的作品本身更好的repo作為果實細細咀嚼。

世界還是有其惡意所在,但因為很多事很多人的存在就稍稍保持了平衡。為此也祝線線桑非常健康,一切順利,並且閱讀非常非常愉快!

線唐尼:

獻給千秋桑。 @猿猴麵包樹千秋 

Ooh LA LA repo

我還是第一次收到來自台灣的快遞。10號那天,我很早就醒來,像是意識到這天會有什麼要來臨一樣,果然到中午的時候,我就收到一條中國郵政的短信。一開始我還沒反應過來,抱著手機低頭思考了半晌,想著自己最近應該沒有買買買才對吧。緊接著突然靈光一閃——啊,應該是千秋桑的本子到了。我非常興奮,隨便換了套衣服就跑去家附近的中國郵政取件。

取件的時候其實挺尷尬的,因為我當時填寫的收貨人姓名不是本名而是暱稱,而中國郵政又需要憑藉身分證才能取件。跟小哥解釋為何不用本名花了不少功夫,總算在默寫了一次身分證號之後拿到了我的快遞。小巧的本子拿在手上有種很奇妙的感覺,能夠轻易地想象到這是如何飄洋過海、几经周转才来到我这里,不禁觉得非常感动。

不过在看到粉粉的、豹纹的封面时还是笑出了声,我就想说「诶,我记得千秋桑写的colezra應該不是狂野型的吧?」而豹紋點點底下的椰子樹,翻開來內頁頁眉上與度假相關的太陽、游泳圈、貝殼、沙灘球等小東西,又讓我覺得本子很有夏天的氣息,在這個高溫、炎熱到爆炸的天氣下閱讀起來會覺得很愉悅。

千秋桑寫的每一篇colezra我都看過三遍以上。這幾天都在用閒暇的時候翻閱本子,在清晨等待巴士的時候,在吃早餐的時候,在課間的時候。因為千秋桑的文字實在太溫暖了,能夠奇妙地平撫生活的瑣事、繁重的學業所帶來的煩躁不安的心情。看千秋桑筆下的Colin和Ezra,會讓我覺得他們很鮮活。我不知道現實生活中的兩人性格如何,但我覺得千秋桑寫得很貼切,在我心裡他們談起戀愛來的感覺就是如此。

在「Tip of My Tongue」中,我最喜歡的描寫是Colin對於Ezra提問的「為什麼」的回答。我心中的Colin是個文藝氣息很重的人,他很有詩意,看起來也有這種氣質。因此他說「因為你聰明,因為你漂亮,因為你誠實,因為你充滿才華,因為你滿溢而出的靈魂和精力,因為你糟蹋我的衣服但圓滿我的生活,因為你看到小孩跟狗就笑得像個孩子,因為你偏食但不抱怨食物,因為你珍惜家人朋友,因為你誰都不傷害,因為你是我的小公牛費迪南。」真的一點都不會突兀,Colin就是這樣的人。而這些話語裡不僅體現出Colin有多了解Ezra,也同時透露出千秋桑對Ezra的解讀真的很深刻。每一個「因為」都不斷充實著Ezra這個人。

另外,我還很喜歡「Goes on and on」裡面,Colin對生病的Ezra那無限的寵溺。兩人有著不小的年齡差,意味著有不可避免的代購,而兩人的性格又是那麼的不一樣。但是這些好像都不是問題。儘管Ezra像每個90後一樣,說起話來前後矛盾,有著自己的小心思,有時候還會倔強任性,但是年長的Colin包容著他、寵溺著他。他們在最好的時候相遇,年齡差反而成了互相包容的關鍵點。就如千秋桑另一篇短文「Vanished into Everything」裡面寫的關於Ezra的那個夢,關於他夢見與24歲的Colin相遇,究竟會有怎樣的碰撞和矛盾。我覺得現在的兩人就很好。

「Handful of Gold」則是我最喜歡的一篇,也許我內心就是喜歡看到情侶發生小爭執再和好的片段(好像有點變態,噗。千秋桑在裡面寫到的一句話讓我很印象深刻,就是「如果那對你有益處,就該他媽的在你的生活中擁抱它。」是的,我想我們每個人都有這麼些時候,對生活中的某些東西感到厭倦煩膩,但那些東西都是對自己有益處的,那不管怎樣,就是要學會接受。比如一個很淺顯的道理——良藥苦口,也是一個意思。再苦的藥,如果你生病了,無論多苦都是對你有益處的,能夠讓你恢復健康,那你就應該咬著牙咽下去。colezra兩人都不是完美的人,沒有人會是完美的,但是他們相遇了,相愛了,那就要學會互相包容,互相理解。縱使雙方都有不同的缺點和小毛病,會在一個特定的時候引發兩人的爭執,但是爭執過後,就會發現其實那些點點滴滴都是好事。正所謂互補的戀人會走的更長遠,用一方的優點去彌補另一方的缺點,這難道不是天大的好事嗎?兩個人一起會成為對方最強大的依靠。不過這也是我的理解啦,不知道千秋桑是不是想表達這個意思。

其他短文也同樣有觸動到我的地方,但是我不想像上次repo一樣寫得太長了,到頭來好像都是些羅里吧嗦沒用的話,希望千秋桑別嫌棄QAQ 千秋桑在後記中寫到自己在越是不快、困惑、失衡的當下,就只想寫點跟這些情緒全然兩極的東西,一邊提醒自己世界沒有那麼壞。所以我才說千秋桑是個非常溫柔的人,即使在自己最不開心、最難受的情況下,也沒有想過要把這樣的負能量施加到別人身上,而是繼續傳遞正能量,寫下溫暖的文字。這讓我不禁感到有些羞愧,也在反思我自身寫的文字是否合適和正確。看到千秋桑無論是對gradence還是對colezra都有深刻的揣摩和解讀,我也會想自己到底是否了解我筆下的西皮?我寫的文章真的不ooc嗎?也許我還是差得遠呢。在這麼消極的情緒下看ooh la la,彷彿就能馬上得到鼓勵一般。

最後希望千秋桑生活愉快,身體健康,以後的每一天都能幸福。不知羞恥地給你一個大親親,感謝你寫出這麼美好的colezra,跟著你一起入各種西皮坑真的太開心啦。愛你。


線線(真的叫我線線就好啦www

記於2017年9月15日

9.31

1. 水電工二度來訪,被迫整理房子,過程很痛苦。戴口罩太熱,又一吸到灰塵就滿臉眼淚鼻水,面無表情地哭著撿拾地上的書本雜物,一切完成以後,雙腳踏在乾淨的地板,物品都收置上架,講話甚至能聽見空蕩屋子回音時又很快樂。


2. 寫作也差不多是如此歷程。


3. 維持一定飲食習慣以後,過敏反應稍稍穩定下來了,有時甚至可以放心裸手洗碗也不擔心濕疹即刻爆發,是好事。


4. 市面上的橡膠手套都太他媽粗製濫造了。洗過幾次以後必然會有哪裡出現綻裂,水滲進去,皮膚悶在橡膠材質裡遠比赤手碰水還要容易觸發濕疹。時不時就要扔掉整副看上去並沒有明顯損壞,但事實上已經不堪...

Penguins Don't Fly. Love Does (Gradence) 7

1  2  3  4  5  6


***

野生動物的價值觀很單純。如果你拿拳頭,爪子,或,以企鵝來說,鰭,揍了其他動物,基本就能贏得尊重。

Credence就為自己贏來了這樣的尊重。

「我們一直討厭那頭馬可羅尼企鵝。」有小鵝這麼說,熱切地將Credence迎入牠們毛茸茸的取暖群。「牠好奇怪,總是在說牠戀鵝的事,還問我是不是帝企鵝跟阿德利企鵝的混血。」

「牠不喜歡混血企鵝。」另一頭小鵝附和道,「還絆倒過Jacob,只因為牠是國王企鵝,可能跟帝企鵝生孩子。」

親眼看到或沒看到的,眾小...

寶貝魁🐧💕💕

1. 深夜讀四零年代的精神疾病資料,治療手段看得頻頻皺眉,抱著書就昏睡過去,早上醒過來才就著日光勉力往下看。即便到這個年代,人們對於精神疾病的瞭解依舊太少,誤解卻過多。誤解產生的恐懼造成傷害,誤解產生的憧憬造成更大的傷害。


2. 在自以為已經了解足夠多事物的同時,人類對自身、精神以至於宇宙的瞭解或感受性都只是略觸皮毛,就輕率將人事物進行二分法,健康的與不健康的、正確與錯誤的、好的與壞的;就像討論魚在水中的狀態究竟算是濕的還是乾的那個邏輯問題一樣,我們不了解魚,無法以從它的視角感受世界,看待事物,所以它不是濕的,也不是乾的,只是「不濕的」。大概我傾向相信精神上的疾病也只是「不同的」,不見得是病態或者需要被根除的。從文獻和案例上來看,為精神疾病所苦的人常能做到常人做不到的事,力量的突然加大,腦力過盛,眼見幻覺幾乎像是星球某些原始狀態的真實寫照。


3. 迷人。


4. 開始計算送印日,有點嚇到了自己,為了恢復平靜就又開始做個膽戰心驚的廢人。完全不可取。


5. 暫時還沒有力氣回覆ask。


6. 手機送修以後,拿出了莫約六年前的舊機子做備用機,觸控不比當年靈敏,常常不注意就按錯鍵,也要忍受運作上的遲緩。感覺不耐煩,就放著很少去碰,倒是真給自己增加了很多做其他事情的時間。又讀完了兩本書。


7. 不至於因此譴責科技,但確實需要做更好的時間管理。


8. 清晨六點醒來餵貓,在屋子裡走動,突然被深夜會感受到的那種憤怒和黑黝黝的悲痛襲擊。感性會欺瞞理性,感性會欺瞞理性,睡著就好。


9. 人與人之間的交際方式千萬種,但跟寫文章不脫起承轉合這個概念一樣,有個模糊的進程步驟要走。碰上了豬突猛進試圖跳級的人,我就會瞬間亂了手腳,產生各種推拒抵抗感。本質上很老派,我們總得先喝過咖啡,吃過早餐,吃過晚餐,分帳結清,然後才會進展到床鋪。


10. 沒想到會有喜歡上咖啡的一天。照這麼看來,也許終有一日我也能嘗試喜歡你。


11. “吃過美味的週日晚餐以後,我和安迪開車到附近的超市買一些冰淇淋當甜點。回家的路上,安迪轉向我。

「我可以借你一些錢嗎?」他問。

「安迪,你真的非常善體人意。」我回應:「如果能借我一些錢,或是為我兌現支票,我感激不盡。」

我真的很感謝安迪主動提議借錢給我。我絕對需要跟他借錢,但我又開不了口。他主動提起這件事,幫我避免了極度尷尬的情況。”


12. 多溫柔。


13. 我想持續寫這些甜蜜溫柔的東西。但自從我持續寫這些甜蜜溫柔的東西,長篇幅的讀者感想也離我而去。近年來比較不死死抓著這些東西不放了,但時不時它們還是像黏在眼睛裡面的沙子一樣弄不出來。不知道。也可能只是閉門造車造成的孤島感。


14. 我得想點辦法跟自己好好相處。


15. 每一個我愛的人都遠比我聰明。多半時候我感覺感激,還有一些時候我單純就為此恐懼不已。


16. 人類到底有沒有那麼一天可以全然、根本、溫和、徹底毫無偏見與預設立場地了解彼此,然後將眼光放大放遠,一起追求對整個世界和後代都有益處的事。


17. 受了傷以後縮回殼內,退一萬步去想"我只要有你就好了"這種念頭有多令人感到安慰,就有危險啊。


18. 很快樂的時候,也會很悲傷。


19. "你從什麼時候開始抽菸了?"
“從我感覺焦躁的時候。”
“你什麼時候感覺到焦躁了?”
“從我開始抽菸的時候。”


20. 最近在努力練習生氣要反擊之前,先深呼吸三次。很有效。有時候覺得不是透過這樣的舉動讓自己冷靜下來,只是吵架的時候嘴本來就已經很笨,時間稍微拉長一點,就忘記了還能說出什麼更好的論點,或者更糟的攻擊。


21. 一方面覺得比較兩人之中誰做得更多是件蠢事,一方面又在心裡列下清單。人就總是在做蠢事。


22. 和手機送修的客服人員交談,感覺對方是個新人,可能正拿著員工手冊一句一句問我各種制式問題;我也是初次送修手機,兩個態度不甚確定的人一言一語,話頭常常撞在一起,又因為要停下來讓對方先講而空出許多沈默時間。對話真不是件易事。


23. 也成了想把舊文章全從網路上刪除掉的作者。


24. 又答應了並不想做的事。


25. 想做的事卻全無音訊。

[Colezra] Sweet Blossom

那就在十分鐘徒步路程外的地方。

但Colin沒過去。他在拳賽後被幾個招呼、閒聊和拍照環節耽擱了,猜想Ezra遭遇到的延遲會花費更長時間。他在體育館前的街上站了一會兒,與人話別,伸展屈就於擂台與座椅間的雙腿。Ezra不只一次邀請他去看演出,玩笑多過認真性質,兩人都知道那有點實現難度。Colin還是在白天開車經過時,仔細研究過那個酒吧的構造。建物周遭只有一條窄巷,戶外桌椅和垃圾桶將巷道塞得半滿,屆時剩下的半點空間會被從裡頭流溢出來的人佔滿,抽些合法與不太合法的香菸,他的大男孩也要混雜其中,可沒有讓自己拎著花束躲藏等候的餘地。老派。Ezra會說。真是老派。然後迫不及待地前來擁抱Colin。

公寓...

Penguins Don't Fly. Love Does (Gradence) 6

1  2  3  4  5


***

這確實是個奇妙的帝企鵝聚落。

那隻頭羽金黃的馬可羅尼企鵝來到繁殖地,是嚴冬迫近盡頭的某天。

待到初春,阿德利企鵝群也會從海邊跋涉前來繁殖,加之如今還有一頭本該棲息在福克蘭群島的國王企鵝定居此地,帝企鵝們對於外來客並不少見多怪。牠自氣候相對溫和的南極半島而來,還打算往更深的內陸前進,旅途被風雪耽擱,也就在繁殖地停留了數週。歲數比較長一些的帝企鵝對此鵝都有印象,告訴眾小鵝那是Grindelwald家的Gellert,每年這個時節都往返於溫暖半島與酷寒內陸。

「但為什麼?...

3:33

1. 自己在創作上是很野獸派的類型。不打大綱,不做點子牆,沒什麼既定公式。手邊有幾本朋友餽贈的寫作工具書,讀過幾回以後也是束之高閣,劣根性重,好像並不能從這類書籍中得到醍醐灌頂的感受。所以時常好奇是否真的有人能從裡頭得到強力幫助、長久疑惑被解開、從此創作之路通暢相對無阻。又或者它們其實就跟大部分的暢銷心靈叢書一樣,說的是人盡皆知的道理,但真正能夠把持核心的少之又少。


2. 但近年來讀各種書籍的心態跟讀工具書也沒有太大區別了。過去不讀紀實文學,現在也讀,覺得能學到的東西很多。過去不太讀詩集,現在讀很多,覺得字短情長。


3. 貓清晨哭餓,以往是我起來餵他,...

Penguins Don't Fly. Love Does (Gradence) 5

1  2  3  4


***

初次的離別機會,與捕獵返家的公鵝一同抵達。

牠們要從母鵝腿上接過嗷嗷待哺的孩子,每一次的交換都是場親緣間的戰爭,要鵝的那方既急躁又得安撫伴侶,交出鵝的那方則飢餓又滿腹不情願,夫妻倆好不容易從鵝群中尋得了彼此後,還得在冰上對峙半晌,拿厚實的腹部頂撞,進進退退,直到鵝子順利在雙親腿上交換位置為止。

Percival這裡的狀態稍稍複雜一點。

牠的肚子前所未有地空,捕食需求迫在眉睫,Scamander夫婦也一貫樂意接下照顧Credence的責任,但即便他腳步迅捷,出海之路來回一趟也要兩週時間。牠從未...

anyway,解除了。不過就多次被屏蔽的經驗來看(淡淡的悲傷)它是不會回到榜單上的了。有種前科犯永難自清的悲劇感。

就再貼一次網址,方便要尋找的朋友尋獲它。

這裡

lofter何不食屎乎?

Penguins Don't Fly. Love Does (Gradence) 4

1  2  3

***

Credence不是繁殖地上最晚破殼的小鵝,但也是數一數二晚的了。

沒鵝知道Mary Lou從哪弄來的那顆蛋。在大批母鵝產下卵,交付公鵝孵育後離開前往海畔,Mary Lou持續留滯冰原,混在一眾雄性之間孵蛋。牠本來就不與鵝和,脾性古怪,平日在雪地裡走路喙抬得比天高,眾鵝也不去招惹或親近牠,只私下隨口問問有沒有鵝掉了蛋。這個聚落時大時小,鵝來鵝去,數量最高時足足有六千頭成年帝企鵝,消息不能傳送到冰面每一個角落,那蛋也始終無鵝認領。

Credence孵化的那天,浮游生物般在空中捲動的小風雪持續了半日,天氣沒有冷到不能忍受,但視...

因為是RPS本,印著好玩,所以量不太多。本來想在台灣隨意場販就好,但剛好有對岸朋友問起,就也拿來這裡貼一下賣場網址。


這裡是本子資訊:

書名:Ooh LA LA
判別:B6小說
性質:RPS / Colezra (Colin Farrell x Ezra Miller) 無差
字數:短篇集結,總數兩萬三千字上下
作者:ChiAki
整體設計:ChikA
插花:@voyage 、 @口苗。comew 、 @Hi,there 、Temari
價格:台幣200元 
首賣場次:感染歐美only (2017年10月29日),台灣、香港、對岸地區可通販
攤位號碼:未公佈


收錄的都是之前在這裡公開過的Colezra小短文,就是一本充滿粉紅情侶臭的歡快小本。這次就沒有使用代理了,感興趣的朋友,我的台灣代理楓林館那裡也收支付寶,網站操作應該也蠻單純。


購買請往這裡去。

Gradence本Hush a bye也持續販售中。

非常感謝:)

Penguins Don't Fly. Love Does (Gradence) 3

1 2


***

繁殖期的冰原上無新鮮事。

眾鵝紛紛在日光照耀下醒來,抖擻精神與羽毛,餵自己袋裡的小鵝吃過早餐,就沒留下太多事可做了。時節是南半球的八月嚴冬,父母的責任已經在幾天前對調,產下卵後便外出捕獵的母鵝長途跋涉返回,從孵化鵝蛋的公鵝腿間接過孩子,照料餵食牠們,飢腸轆轆的父親則前往海邊尋找食物,如今大約尚未走完三分之一路程。

母鵝們都還是飽腹狀態,心態慵懶,又剛剛見到自己的孩子第一面,這就四處找鵝聊天,捲起肚皮,看看別鵝家的寶貝,也讓別鵝看看自己的。

先查覺不對的是名叫Abernathy的公鵝。

牠個子小,耐性比風雪中的陽光還稀少珍貴,過分熱心也過分崇拜Graves...

和朋友約好要開暗巷讀書會,交換手邊有的本子看,就興奮異常,結果記錯日子,一早跑出來在餐廳坐了好久,看了手機,才發覺好像哪裡不太對。

現在就腳邊放著一大袋小黃本,坐在店裡,喝第二杯檸檬紅茶。
我是智障 

連部長的funko跟小閃樂高都帶了出來,因為此刻是假裝成成熟的大人正在不耐煩地等待他的朋友前來,只能放在腿上偷偷玩 

Penguins Don't Fly. Love Does (Gradence) 2

1


***

那場風雪大概持續了一個鐘頭,在所有的企鵝毛皮上都覆蓋了一層薄薄冰霜。

避風取暖聚落圈持續收放,中心太熱的企鵝會掙扎著轉到外圍來,好讓其他的同伴也能到裡頭去待一會兒。通常情況來說,Percival不喜歡待在中心位置。那裡擁擠又悶熱,以此刻腿間有小鵝的情況來說,發生推擠後跌倒,直接壓死幼雛的可能性也太高;但眼下更需要擔心的是小鵝就此失溫,牠還沒能感覺到充滿活力的扭動,因此Percival就繃著臉站在鵝群中央,拿喙去戳每一隻靠近過來擠壓自己的鵝。

Newt帶著妻子莽莽撞撞進來時,Percival為了站穩側過身子,伸出鰭去擋,還不滿地咬動喙。

「注意腳步,Scamander。...

Penguins Don't Fly. Love Does (Gradence) 1

是帝企鵝部長、和醜醜獼猴桃小帝企鵝魁的凍原愛情故事。

和伊豆聊這個梗已經聊到覺得再不寫簡直喪心病狂,真的下手以後,覺得自己果然是非常喪心病狂。我也終於對動物AU出手了

寫的過程很愉快,只是個不知道有沒有後續的開頭,大家也請輕鬆閱讀即可。


***

事實如此,Percival Graves在眾鵝眼中是個奇怪的存在。

牠出身高貴,是最初的十二鵝家族成員之一,先祖率領數千同伴搖晃前行,迴避冰洞、豹海豹、賊鷗和海燕,找到了最好的那塊繁殖地。每年的四到五月,帝企鵝們都會跋涉近百公里,從捕食的海邊浮冰區移動到內陸進行交配生育。那處冰面厚重平坦,幾乎沒有天敵。Percival從父親鰭裡接下了棒子...

8:18

1. 海明威真的是把冰山理論發揮得很徹底。作品算不上非常好親近的類型。


2. 通常做完一本本子就會停下來讀點書,但天氣一熱真是阻礙了各種腦袋運作,聽什麼音樂都嫌吵,電風扇的聲音也吵,正餐只想喝冰飲料,很怕熱但身體好像已經習慣了不吹冷氣,進入了第二年靠著電風扇度日來到立秋的日子。


3. 真正體驗到了什麼叫做"若是失去某物、一個人或樂趣或幸福,永遠不必感到絕望;一切皆會以變得更加美好的狀態再度回返。必須掉落的,就掉落吧;屬於我們的,就會留在我們身邊,因為一切事情之所發生皆依循著法則,超出我們所能理解的範圍之外,我們與它們只是看似陷入矛盾衝突中。人...

發生了意外於是CWT的新刊開天窗了。讀者朋友還是很耐斯地過來饋贈食物。

『這罐雞精給獅子辛苦你做設計,這罐給精靈也辛苦你了,奇多給千秋的朋友。』

『千秋我呢?』

『這顆糖果給你,是傷害。』

窗本的作者能得到的就只有傷害。

糖果好鹹,鹹得像眼淚。

深夜solo一人電影看了牡丹柯林。不上不下的片,拍得有點零碎,不會是我的坎城最佳導演獎得主。身為sex object的柯林裸露鏡頭竟如此之少,到底那些魅惑鏡頭都被劇組藏到了哪裡去。

以及人生第一次大概也是最後一次的公主抱。直接被逸桑從椅子上拎起來,強壯地抱回了自己的攤位。

大家請溫柔對待臉皮薄如紙的廢人。

© 猿猴麵包樹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