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猴麵包樹千秋

5.6

1. 在往返兩個家之間,有三條路能夠選擇。前幾天走了最少走的那條。對於記憶路名始終有障礙,所以遵循著看到綠色窗框的漂亮老房子就右轉,順著道路直行能回到熟悉大馬路的印象,抵達那個彎口的時候,陷入了短暫幾秒的慌亂,發現房子被打碎,地基掏空,標識不在。土地的靈魂就是這樣一點一點被掏空的吧。有標誌性的東西一項項被拉倒,取而代之的是嶄新卻沒有臉孔和個性的建築物。便利性和速效是人類社會最大的優勢也是弱勢。


2. "人與人之間尊重的缺乏,還有冷漠,使他們互相殘殺而無須內疚(如兇手所為),無須對殘殺有所思考(如戰士所為)。這一切都源於這樣一件事實,人們從未關注過這樣一個明明白白的深奧道理:其他人也有靈魂。"


3. 嘗試把生活簡化到一個程度。專心吃飯,出門買水,不分心閱讀,再把那些凝結而出的東西貼在紙上,專心寫字。控制不住想要分心的時候,就盯著樓下車輛川流不止,想學貓或者學你一樣,看能不能從之中找出點樂趣來。


4. 繼我的牙醫皺著臉告訴我每晚都累到睡在按摩椅上後,幾天前去取過敏藥,皮膚科醫生也轉過看診椅,拿筆敲著自己的膝蓋說他有和我一樣的病症,只要睡眠不足或者壓力大就會爆發出來,所以雖然這樣不好,但他已經吃了二十年的安眠藥了。

沒辦法啊。他幽幽地說。睡眠品質差,早上應對病患的時候就完全沒辦法專心,脾氣也不好。

兩人惺惺相惜一陣以後,我離開診間,開始猜想也許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一向覺得對待病患仔細又溫柔的這位名醫在網路上才有寥寥幾許壞脾氣負評。單單因為他睡得不好,身體不適,顛簸了糟糕的一夜。


5. 懷有同理心、逆來順受、和不被善待的惱怒之間的平衡點真是非常難以捉摸。


6. 天氣涼快了,出門變得不是那麼需要掙扎的一件事,就升級成了一個勤勞版本的我。可以徒步走到以往會大聲抱怨的距離外,騎車遊走在無人田間小路的時候,也不自覺拉長了眨眼間闔眼的頻率。


7. 小六的時候,和朋友在漁塭農田間的樹下吃午餐,那天也是秋高氣爽,他停在池畔的腳踏車被一陣突如其來的風捲倒,翻落魚塭。我們趕來時已經太遲,就默默地看著車體漸漸陷入泥濘之中,沒入水底不見。他哭得很傷心,因為兒童當成百寶箱的鉛筆盒也放在車籃子了。我們在田埂上奔走,找著了一位熱心農民,英雄般端著長勾來把腳踏車從水中拉出。車輪亂轉滴水,籃子是空的,裡面的東西大概是永遠不可能找回來的了。


8. 我對你的印象也開始走入了這個階段。一陣怪風將我翻倒,滾進深水裡,我又驚又懼,忙著憑斷光線找出水面和水底的正確方向,好不容易回到可以呼吸的地面,本來死死地抓著的,手裡懷裡的東西就這樣被我留在水裡,長久失落了。我不記得你說過什麼。那些好的為什麼說如果事態如今。那些壞的為什麼做。就只餘下摸不著頭緒的疑問。


9. 有時候不是愛得累了,是已經抵抗如此愛意許多年,耗盡了氣力,才終於能放棄般地承認深愛這件人事物。


10. 我渴望簡單。


11. 和獅子聊起,對童年最早的嫉妒印象大抵發生在小二。那年他用彩色筆畫了一張無尾熊圖,我還是個他做什麼我就跟著做什麼的年紀(現在似乎也相去不遠)所以當時也畫了一張。母親看到以後很開心,就把獅子的圖裱框掛在走廊上。起初我沒什麼想法,有天大概過得比較不如意,就對母親大吵大鬧,說為什麼只放獅子的畫。我大概也沒把自己的畫拿給母親看,反正哭得毫無道理。他哄我說好那我們拿下來改放你的。我說我不要,我自己要你才給我的我就不要了。


12. 年歲徒長,至今我還是個如果要我自己討,那東西我就不要了的個性。


13. 愛也一樣。


14. 獅子淡淡地說現在回想那畫也不怎麼樣,為何要掛起來。


15. 我想說其實你很好你自己卻不知道(不要唱


16. 我不是不想跟你講話,有時候我是不想跟任何人講話。


17. 想要一張好坐的單人沙發或搖椅,但不是太便宜坐起來並不舒適,就是過度昂貴買不下手。少爺的身子乞丐命,貧窮卻有一個嬌貴屁股。


18. 自己在家的時間很長,可以很久不說一句話,事情都放在腦子裡或鍵盤上琢磨思考,以至於只要和人類面對面說話就不時要咬舌頭,感覺侷促,想法爛粥一樣攪成團,找不到最合適的字句,最後只能傻笑。


19. 無法確定正在退化的是哪一個部分。

评论(6)
热度(155)
  1. 鲸尾渡Hosion猿猴麵包樹千秋 转载了此文字
© 猿猴麵包樹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