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猴麵包樹千秋

合集之中的文章因為被屏蔽多少有所缺失,請從置頂的同人文網址匯集尋找閱讀,謝謝。

[Fantastic Beasts] Hush-a-bye (Gradence) 8

前回章數:

1  2  3  4  5  6  7


***

人們不會相信Credence有多善於忍耐疼痛。

他看上去並不堅強。除去那些起伏於淺薄皮膚之下的明顯骨節以外,也無處堅硬;因為他哭、發抖、有時祈求疼痛停止。但長年以來在他身上降下的那些手腳、皮帶與教鞭確實教會了他很多事,那幾乎是一種社會化經驗,使他明白痛楚與悲傷的重要性。如果你表現出來的痛苦比你感受到的要更強烈,如果你顫抖哭泣,假意臣服,就能有更大的機會蜷縮身軀,將痛楚本身擁入懷中,與它獨處,也許更進一步將...

[Fantastic Beasts] Hush-a-bye (Gradence) 7

前回章數:

1  2  3  4  5  6


***

Percival再次醒來已經是隔天下午。

多納來了,在Percival未醒時把擱在枕邊的故事集收走,用老家帶來的書擋將床頭書本緊密地直立擺放整齊。Percival躺在床上扭過臉,計算著自己有幾年沒看過那對東西了。它們曾經屬於他的父親,材質是精緻打磨過的圓潤大理石,左右分別是兩位著作等身的北美男巫塑像。它們的靴子與底座一體成型,但會或站或坐、以手臂或背部支撐書本變換姿勢,還會在擁有者抽書太急,導致他們重心不穩時咒罵出聲,鄙棄你的閱讀...

[Fantastic Beasts] Hush-a-bye (Gradence) 6

前回章數:

1  2  3  4  5 

***

第二根魔杖的材質是松木。

Pericval曾在職業生涯的多場對峙中成功繳械、使用過數名對手的魔杖,他不會清楚杖芯,但紋路平直的松木使用起來還算得心應手。這類型木頭充滿創意、調性開放、不認主,並且對無聲咒格外靈敏。它流暢地將Percival帶往Credence的少年時代。

差不多是摔進那裡的。

Credence自滿是積塵的木梯上滾落。Percival陪著踉蹌,反射性要去拉扯對方。但回憶只是流過指間,少年聲響極大地直摔到底下的平台,撞上了不穩的欄杆...

[Fantastic Beasts] Hush-a-bye (Gradence) 5

前回章數:

1  2  3  4 


*** 

第一根魔杖換得了童年時光。

從首次察覺到自己的記憶與男孩的重疊交雜,互相窺探彼此內心與過去時,Percival就不認為Credence陷入了毫無知覺的昏迷。他也許不完全清楚自己正在做什麼,但仍有意識地探觸周遭人物,尋找容身之處。他們像抓著一條繩子在互相拉扯,Percival手無魔杖,氣弱疲累時,他的記憶就如水往低處流一般,朝Credence那處傾瀉得更多一點;相反來說,當他取得了一根尚且堪用的魔杖時,他就能扯過繩子,更加深入Credence那側心...

[Fantastic Beasts] Hush-a-bye (Gradence) 4

錯過了聖誕節更新,只好來慶祝遲一點的boxing day啊啊啊啊最近購物慾太強大好可怕  

大家遲來的聖誕快樂!

前回章數:

1  2  3 


***

每三年,世界各國的魔法法律執行部和國際魔法合作部會舉辦一場日期、地點都不固定的會議。時局平穩的日子,人們只當那是個與數年未見的異國友人寒喧交際、同時消耗大量忘憂水與食物的場合。高壓環境中工作的巫師不乏瘋癲之人,散場插曲通常涉及某人裸身奔走,或者屋子裡的什麼東西被點燃了。

那樣的好日子啊。Percival如此想道。

他以美國代表身份參加那會議已經有五次之多,情...

[Fantastic Beasts] Hush-a-bye (Gradence) 3

前回章數:

1  2 


***

第一步,找根魔杖。

最難的一步,找根魔杖。

Percival於起點就受阻。在拉帕波法律的執行下,居住美國的成年巫師要取得登記證之外的第二根魔杖不是件易事。即便境內就有四位製杖師,數量遠超歐洲,他們仍然不能就這麼走進店裡,像買支霜淇淋一樣買根魔杖。美國的男女巫師會在十一歲那年收到入學通知,人生的第一根通常也是唯一一根魔杖就在分類儀式後,從校園內取得。而那些因為能力不足、經濟狀況無法入學,或者其他隱蔽原因諸如有與黑巫師共謀可能性而失去魔杖的人,便只得尋其他渠道為自己弄根替代品。

諷刺的是,逮捕不論購買或者持有假魔杖的人,...

[Fantastic Beasts] Hush-a-bye (Gradence) 2

前回章數:

1 


***

Graves習慣了沒什麼好景色看的地方。他自己位於伍爾沃斯大樓內的辦公室就一扇觀景窗都沒有,除去莫魔的街道對多半巫師沒有吸引力以外,他們也不可能用上真正的對外窗景,醫院遵循對公設建築的一貫處理方式,房間一角的木框彼端只能見被施過咒的虛假天空,有時晴,有時雨。負責這扇窗子的巫師顯然對工作沒有熱情,Percival只不過盯著那處三十秒,就看到同樣兩隻鳥從全然一致的角度飛過窗前。

就算他不是個靜不下來的人,這也太過無聊了。

魔國會的人婉拒讓他讀任何跟案件有關係的報告。「為了您的復原著想,先生。」那個代表某間辦公室來探望自己,尖聲尖氣的矮小男巫如此解釋...

[Fantastic Beasts] Hush-a-bye (Gradence) 1

操你媽。lofter。

我真的要開始找新的blog了明明沒有什麼奇怪的字眼一直屏蔽我的文章。看看它會不會因為操你媽這字眼也屏蔽我這篇文章。再說一次操你媽。

只差一點點就得到一百個愛心了我本來偷偷有點開心的(一臉死灰

於是使用圖連。

文章在此

心累。

[Fantastic Beasts] Hush-a-bye (Gradence) 1

啊我放棄了,裡面根本沒有什麼奇怪的字眼orz

長微博圖片還請各位將就著閱讀,試著寫了暗巷組。雖說如此不過寫的還是真部長x魁登斯。假部長中身是強哥這件事真的對我的傷害太大。太大了我實在無法 


***


© 猿猴麵包樹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