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猴麵包樹千秋

[XMEN] Stay on My Shore

總是那些小事使你徹夜不眠。

這話出自一位患有失眠症的軍中同袍。他的寢位就在Charles邊上,服役的八個月期間,從沒見那人闔眼超過十分鐘。這該使他疲勞緊繃、暴躁不安,觸犯大小錯誤。但也許因為他們正身處一個巨大的、深沈的情緒悶鍋,捷報在遙遠架上,被持續加入調味的只有死傷和戰線崩潰,Charles的記憶中,那人的表現與其他人別無不同。他們睡在只有一個出口的碉堡內,四周都是厚實的混凝土牆,有人整夜轉弄腹上做工粗糙的橄欖球,皮面翻扭的嘰嘰聲一刻不停,沒人喝止他,說住手你弄得大家心煩意亂。沒人睡著。只要一塊磚,一條鋼架沒能擋下挟帶九百公斤炸藥的空投彈,他們全都會悶死在這堅固的陵墓之中。Charles不知道...

 @小芥末 桑用you are what you write剪了fanvid然後成果有夠強大啊啊啊啊讓我一個平常不看fanvid的人因為細節超多一再重看!   

讀過那篇文章的朋友請不要錯過!真是非常了不起的影像作品!同時感謝小芥末桑的喜歡和同人的同人,讓我的週二真的非常非常開心!恰好明天就要過生日,於是悄悄地把這作為美麗的禮物,仔細地收藏起來了:)

再次感謝!

Ditto-我心亦然前文在此。


第一次參加EC茶會,心情過度興奮雀躍緊張,對於應該拿出什麼當做無料全無頭緒,試著寫了一些東西都抓不到明確手感,最後和友人苔枝訴苦,他要求我像他在自己的文章裡面放了我的文章梗一樣,可以的話也在無料裡面放入他寫過的東西,手邊正好在讀他的Dreamed a little dream,便決定拿同樣是古代設定的Ditto出來寫個小番外。沒有太多涉及前文的設定,沒看過Ditto的朋友大概也能夠愉快閱讀,但沒看過Dreamed a little dream的朋友推薦務必一讀,真是篇好文章(為何在後記安麗)

印多了所以手邊還有一些,本來想寄給代理塞the heart of utopia裡面發送就好,但確認過後和本子的數量整個對不上,所以也許之後場次拿出來銅板價販售處理掉吧  對岸想要的朋友如果能夠麻煩參場的台灣友人買取是最好的了,因為現在海關真的擋得好狠裡面又有點碎肉圖片我還有貓要養真的不能被逮捕

此外試了許多次Lofter都不讓我發這篇番外更堅定了也許海關也不會讓我過關的可能性,所以慣例地,底下有evernote的連結,請移步往那裡看。

前言已經太長,那麼以下開始是Ditto-Interlude,大家都請閱讀愉快。


Ditto-Interlude


[XMEN] The Juror-2

第一回請往這裡走。

慶祝一下昨天的花絮蜂蜜罐恐怖攻擊。真的是縱慾的段子不知道能寫多少但反正、啊我不管啦反正我就是能寫多少是多少偶爾也想當個不負責任的傢伙(噴淚


***


Charles

Charles站立在狹小門廳一端,緊盯著自己的鞋頭看。他的鞋子挺好,法國製造,英國皮底,買了不到半年,舒適耐走,還沒有產生什麼磨損。但此時卻使他感覺鞋模咬合不正,站立不穩,足底薄得像能直接碰觸到餐廳地板鋪設的油氈地毯,渾身刺癢難耐。Erik替晚餐買了單,正倚靠在候位台旁,等待侍者取來他們寄存的大衣。

他不帶什麼用意地凝視著Charles,後者於是謹慎開口,提出想要自行駕車返家的想法。

得到拒絕...

[XMEN] The Juror

前陣子看完了96年的老片子The Juror。

黛咪摩爾飾演的女主角在因緣際會下成為一宗幫派訴訟案的陪審員,因此被捲入意圖操縱審判結果的陰謀之中。年輕俊秀無比的艾力克鮑德溫飾演受命要脅她的殺手,對女主角的偏執愛意和束縛不知為何於我而言真是拳拳到肉,看完心醉倒地不起啊啊啊啊我真是個抖M(噴淚

於是就非常想要試著寫這個關係下的EC AU看看,因為完全是洩慾的糟糕創作源頭,很大可能性不會有後續,本來猶豫很久要不要公開出來,但 @口苗。comew 為此畫了帥氣的陰影變態Erik看得我心頭小鹿亂撞,就是衝著這張畫也要發一下。


***


Charles

Charles...

[XMEN] Soul Before Soulmate (伴靈AU / 番外3)

Charles感覺自己被迎頭澆了一盆冷水。

不是以作為無比出色的聯邦調查局幹員,卻擁有一個仇視自己的搭擋這樣的生活上來說,而是字面意義上的被澆了一盆冷水。

那個早晨他因為滿面涼意驚醒過來,發現昨晚讀到一半擱在床上的案件卷宗、他自己,還有仍熟睡的袋鼠都被裹在濕涼沉重的被單之中。一道流得過急的細小水柱直接侵襲了他張開的雙眼,痛得Charles掩面咒罵起來;而袋鼠驚醒,把泡皺了的書本和卷宗全踢落地面,床尾傳來重物落水的不對勁聲響。

Charles揭開被單下床,踏往鋪著地氈的地板,那處吸飽了濕意,積起大片半個腳掌高的積水。他啪嗒啪嗒踩著水走遍整個公寓,發現只有地勢稍稍架高的浴室倖免於難,其他隔間...

[XMEN] You are What You Write (律政/同人圈AU)-番外3

許多年後再重新拿起這篇文章來寫的感覺真是奇妙。

靈感來自和 @减加9009 的聊天,討論到瑪莉蘇文作者Erik大概就是和Charles吵了架就會到論壇上發文求關注的類型。內容有一些關於Sense8這部影集的爆雷,所以,SPOILER ALERT!不介意或者已經看過那部影集的朋友請往下看,並且閱讀愉快:)


Lofter又說我有敏感詞了。這年頭開開黃腔都犯法了,日子也太難過。

我把文章傳送到平常用來備份小說的Evernote去。

請往這裡走。

閱讀上如果有什麼困難或者無法開啟,請在留言裡跟我說,我會再想其他方法像是炸掉Lofter總部之類的


此外因為最近身...

我放棄了。去你的lofter。

[XMEN] That's How You Having a Crush (AU/大吱生日賀文)

大家請移步到這裡看吧。

[XMEN] Soul Before Soulmate (伴靈AU / 番外2)

甜心苔枝一直吵著想看伴靈後續,甚至不惜把頭生子都給我,剛好本子忙完有空檔,那就必須得寫了。大家都請閱讀愉快:)


***

Erik在搭擋的選擇上面一直都沒什麼發言權和運氣。

他剛取得警徽,在街上巡邏的那一年,他的教官兼搭擋是個再過兩年就能退休的老警官,執法四十年期間沒有發射過一顆子彈;所以可以想見當Erik往前衝時對方只會想停下來。停下來,喝杯咖啡,緩著點。這樣的悠然具象化,就讓他的伴靈成了頭七十公斤重的象龜。那東西爬得比Erik想像中快,但要帶著徒步追逐匪徒簡直是個史詩級的笑話。那痛苦的一年間,Erik真正從他身上學到的就只有如何穿著警服在商店裡買完咖啡後,還厚顏無恥地從架上抓下沒付...

[XMEN] Eres tú 2 (1/8更新完結)

Part 1請往這邊走。


***

Charles有些不良於行。

Erik直到他們並肩行走才發現,這是方才他在沙灘上移動得如此緩慢的主因。他在跛行,看上去不便,但因為神色自然,因此予人感覺並不是非常不幸。Erik只是必須得將慣常速度放緩一半,才得以讓Charles與自己齊行。

他們在沙灘和海濱大道的接續點停留,Erik取回了鞋子和大衣,並讓Charles花了些時間找他擱在那處的拐杖,最終發現插在一個被遺留的砂堡邊,靠手的頂端還被綁上了正迎風擺盪的兒童泳褲。

「挺好的,不是嗎?」Charles對Erik說,探詢口氣像他們在藝廊內漫遊,碰巧站在同一幅畫作前方。「乾脆就讓它留在這裡算了。

[XMEN] Eres tú 1 (12/25聖誕更新)

寫在前頭的提醒,這篇文章AU自電影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王牌冤家),感謝精彩電影,感謝減加授權梗。

故事建築在原著向的Erik和Charles身上,時間設定在第一戰十年後,未來昔日沒有真的發生。

Erik的意識自深海浮出。

他的肌肉緊繃如長泳過後,花了半分鐘找回順暢呼吸的方式,習慣黑暗的雙眼頻繁拍眨,斜斜視線落在手邊床墊突出的彈簧條上。

他嘗試起身,下意識望了床頭一眼,那處橫倒著幾支空酒瓶。這解釋了他的渾身不對勁,於是Erik暗暗責備自己。為了保持精神的銳利清醒,他從很久以前就只在非常特定的時刻才會攝取酒精。一個和往常沒有不同的日子...

寫完新刊的文章啦!!!!!!!

這次依然是不開預定,採取單純的印量調查

台灣朋友可以前往我的菇狗表單填寫資訊,香港的朋友是走World's Finest的數量調查這邊,之後的代理場購和通販也都是由他們處理。

對岸朋友就在這篇底下留言報數即可,謝謝!

本子資訊如下:

書名:Eres tú
判別:B6小說
性質:X-Men:First Class & Days of Future Past同人/Erik x Charles
字數:約三萬
作者:ChiAki
整體設計:ChikA
插圖:清臣
Guest:Dazzlin大吱林、Comew口苗、減加
價格:未定
首賣場次:CWT41(2015年12月12.13日),台灣、香港地區可通販,對岸地區有代理處理
攤位號碼:L64

收錄篇章:
Eres tú (半AU)

寫在前頭的提醒,這篇文章AU自電影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王牌冤家),感謝精彩電影,感謝減加授權梗。

故事建築在原著向的Erik和Charles身上,時間設定在第一戰十年後,未來昔日沒有真的發生。

全文將在場販後於網路全公開,目前部分試閱請往這裡


此外這篇文章一貫會HE,會HE,會HE。重要的事情要講三次。

感謝擴散:)


[XMEN] Soul Before Soulmate (伴靈AU / 口苗生日賀文 / 番外1)

晨間新聞又進展到了毫無意義的那個階段:一對男女主播加上幾個來賓坐在環形的沙發上,暢談一些算不上新聞的垃圾話題。

『關於那個非常有趣的實驗,人死去、伴靈消失以後遺體體重減少了二十一克整;人們因此相信動物是我們的靈魂體現,對於這個、』

『是的,非常有趣,這正是我們今天要討論的主題。』

『我們是否能夠靠著「靈魂所嚮」這樣的指標,找到我們的伴侶或者夢寐以求的工作?我相信、』

Erik在這個瞬間關閉了電視,公寓恢復一片沉靜。他站在起居室中央啜飲馬克杯裡的咖啡,他的海鵰在沙發扶手上,斜著眼望他。

「這都是狗屎。」Erik用握著杯耳的那隻手指了指黑去的螢幕,「那些人甚至沒有伴靈。」

「我說我們可...

[XMEN] Soul Before Soulmate (伴靈AU / 口苗生日賀文)

有時候Charles想,也許靈魂伴侶這種說法在社會制度上理應走到了盡頭。

這類有點憤世嫉俗的想法通常出現於納稅季度,以及、也許差不多是每個早晨。他們都經歷過擁有想像中的朋友的階段,Charles仍然記得童年時期有很長一段時間,妹妹Raven嚴格禁止他使用老家後院最右側的鞦韆,因為那裡是她的朋友Mystique的位子。藍皮膚,黃眼睛,渾身鱗片,只有Raven看得見的Mystique;排除掉駭人外形不說,擁有一個不真實存在的朋友這個概念其實還挺可愛的。

但Charles今年三十歲了。每天早晨他醒來,拍擊著床頭櫃關閉鬧鐘以後,都得在窒息以前把腦袋從一個過度溫暖的囊袋裡拔出來,然後頂著一頭亂髮,盯...

[XMEN] 非典型ABO (5/6更新番外)

有朋友說想看Charles視角,而事實上本來也打算在正篇裡面寫的,不過沒有碰到機會,所以就試著在番外用了。

謝謝大吱我的謬思,昨晚發想今天一個下午寫完了,時間應該來得及收入本子。希望大家愉快閱讀:)


***

Charles是個幸運的渾蛋。

這個事實他很早就意識到了。他的出身非常富裕,腦袋太聰明,長得不壞,並且沒有在這些優點上遭遇太多反作用力帶來的限制和悲慘。倒不是說他的人生中碰上的盡是好事,而是那些壞的終究會被新的好事和希望覆蓋,過去的傷遲早會成為疤,一個Erik在未來等待。

Charles剛醒過來的時候,就用他的愛和嘔吐物淹沒了Erik。那人準備得很充分,扔下的鏟子邊擱著一...

X-Men同人本-Breathe in Bleed out 印量調查

依然是不開預定,採取單純的印量調查

台灣朋友可以前往我的菇狗表單填寫資訊,對岸朋友就在這篇底下留言報數即可,謝謝!

本子資訊如下:

書名:Breathe in Bleed out
判別:B6小說
性質:X-Men:First Class & Days of Future Past同人/Erik x Charles
字數:約四萬六
作者:ChiAki
整體設計:ChikA
插圖:清臣
Guest:Dazzlin大吱林、Comew口苗、Once萬世
價格:未定
首賣場次:歐美Only(2015年5月23日),台灣、香港地區可通販,對岸地區有代理處理
攤位號碼:F28

收錄篇章...

[XMEN] 非典型ABO 6 (AU / 4/29更新完結)

男人名叫Janos。

這是Erik知道他的少數幾件事。此外還有他說西班牙文,不懂其他任何語言,以及他救了自己這些部分。

他也是個取血者。

他們總能在險地裡遇見同類。Erik醒來時,Janos就坐在一旁,雙眼在搖曳火光中發出野獸般的光芒。他沉默地遞來一個杯子,Erik掙扎起身,遲疑著接過,發現自己身處一塊空曠的紮營地中央,Janos正在往火裡丟木頭。Erik正奇怪著自己的手腳怎麼靈便如常同時,意識到嘴裡有鮮血氣味,手上的杯子也散出一樣濃厚氣味;他抬頭去看Janos,那人也盯著他看。

「謝謝。」Erik昏昏沉沉地說,Janos垂眼去看火,沒有任何回應。「你為什麼要生火?」

Janos聳肩...

[XMEN] 非典型ABO 5 (AU / 4/29更新)

在戶外喧囂的暴風雪使屋內的安全感更甚,Charles很快就睡著了。

Erik取來毛毯,替坐在爐邊椅上的他把腿抬到一張腳凳上,裹著毯子的Charles縮在椅內翻了一陣,舒展開了眉頭。

他們之間的桌上有個Charles帶來的折疊西洋棋盤,這是他們當晚的第四局,Erik占了上風,如果沒有其他意外,不出十步之內就能擊敗Charles。他的人類大概也意識到這點,遊戲進行到一半已經顯現出酒後倦態,懶洋洋地倚靠在椅背裡,指使Erik為他走步落子,最後乾脆放任自己打起瞌睡。

Erik猶豫了一會兒該不該把棋盤收起來,後來終究放棄。他先是回櫃檯裡去把下午擱下的那櫃門修整完畢,栓緊沒喝完的酒瓶,再回到自己那張...

[XMEN] 非典型ABO 4 (AU / 4/25更新)

問題在於,問題在於,Erik不認為他能輕易將Charles割離出自己的生活。

人們以為長久的寂寞會使你習慣它,進而享受它,但事實不然;習慣不值得享受,一切值得享受的事物都是短暫的,像有限生命,或者片刻激情,以及寂寞尤甚。Erik想自己有資格說這話,有鑑於他單獨生活了非常長一段時間。

Charles有個家族,而那個家族毫無障礙地、血溶於水一樣自然地接納了Erik。

Raven機敏感性,清楚不會有任何人討厭自己的人格特質這點和她的兄長如出一轍,她會在Charles把Erik帶回家時迎上來,躺在前者的腿上,要求後者告訴她一切關於取血者的事情。Erik不認為自己知識豐富,因為他沒有很多的同類朋友...

[XMEN] 非典型ABO 3 (AU / 4/9更新)

Erik少有如此接近熟睡的機會,但Charles叫醒他的方式有點不尋常。

「嘿,」那人從懷裡掙扎起身,按著他的肩膀重重下壓幾次。「Erik,嘿!」

Erik張開眼睛,先是看見Charles背光的陰暗臉孔,然後才細細辨清那之上的驚慌神色。

「怎麼了?」Erik警醒著要坐起身,又被Charles一把按回去。

他維持著盤據在Erik上方的姿勢,從口袋掏出手機,用沒打亮的螢幕對著他。Erik調整了一會兒視線的焦距,從一片黑晃晃的液晶片上看見自己的臉孔。

全新的一課:取血者不該跟他的男朋友睡在暴露的環境之中,除非能夠確認整日都會是完美的陰天。

Erik的臉現在完全無法被手機螢幕容納進去,腫得有原來的一點五倍大,上頭...

[XMEN] 非典型ABO 2 (AU / 苔枝生日更新)

趕稿的時候亂跑出去玩的報應真的很快,每天看到手機日曆都嚇尿(噴淚

趁著親愛的苔枝生日給自己一點不偷懶的動力,送上不太長但是膩牙的更新,希望他歲歲有今朝,一切順心順利!新的一歲也請多多包容我的各種不成熟,繼續給彼此和貓LOVE LOVE!

閱讀愉快!


***


對Erik而言,分辨喜歡、或者愛一個人是件簡單的事。

如果產生了性慾,那無庸置疑進入了喜歡;如果產生性慾的同時,會想像日後衣櫃和床鋪日夜被對方占據半邊的景象,會想像爭吵,會想像屈就,會想像自己和他生出來孩子的模樣,那是愛。

他嘗試要說、哎,顯然Charles不可能生出Erik的孩子,反之亦然。

但這是為什麼喜歡很輕...

【XMEN】非典型ABO (AU / 除夕賀文)

從去年九月底開始擬這個題材的草稿,打算送給身邊所有給予支持和鼓勵的朋友,結果各種瑣事和怠惰情緒纏身,居然就拖拖拉拉寫到現在。

無理取鬧地跟苔枝說我要寫到三月當生日賀文送給他,然後他也無理取鬧地說情人節賀文春節賀文元宵賀文都好早點發,所以我就天天熬夜趕稿。

沒錯我就是要讓你的罪惡感倍增,我天天熬夜寫啊小心肝。

在這裡祝親愛的他、我心愛的朋友們、還有閱讀文章的各位都新年快樂天天快樂。對不起我騙了ask上的大家,這肯定不是你們想像中的ABO,但它還是某種意義上的ABO,希望飢渴的Alpha Erik和儲備糧Beta Charles還是能讓你們閱讀愉快。 


特別感謝萬世、大吱、和畫了這張插圖...

 @口苗。comew 畫給 @大吱@Dazzlin 做生日賀圖的烏托邦社區婚禮偷來暗去圖。

我在這之中唯一出力貢獻的就是教授(貓)的照片,因為原圖實在太讓人害羞,所以半開玩笑讓口苗PS貓頭上去遮羞,沒想到他真的做了。也算是保護一下圈內未成年小精靈們的純潔度吧。

借花獻佛祝各位新年快樂天天快樂!

[XMEN] 靈犬漢克和牠居住的烏托邦社區 (AU / 大吱慶生/聖誕慶賀番外)

一年裡最好的日子都擠在這幾天啦,送給最親愛的因為時差還在沉睡的大吱。雖然你的生日還有幾天才到,但總是這樣的,幫你跟聖誕一起慶祝喜上加喜。雖然已經不太寫EC了,但為了你還是熬夜寫了你最愛的結婚,just for you噢just for you!enjoy! 

也祝所有人聖誕快樂天天快樂:) 


***


以為結婚這檔子事很簡單的Erik,在幾日後認清了自己的天真。

他未來的小姨子Raven,挾著不久前剛當過Emma伴娘的身分作威作福,在起居室地板撐起了Angel棄置不用的油畫畫架,把她開車載回來的幾個喜帖卡板往上一擺,強迫他們在一堆蕾絲和蝴蝶結花樣中選出一個...

#Fassavoy百人相親速配大會# 

 @贝鲁没有酱 邀請我玩了這個,靠著抽籤機翻出麥摳和詹姆士的角色各一寫奇妙AU故事大綱,角色也包括了各種雜誌和廣告圖,很有趣。

說真的我現在正值夏末枯水期,筆下文字不太能見人 ,但是盛情難卻,大家又都玩得很開心,不參一腳實在說不過去;所以就非常不好意思地,寫了一小段拉郎故事娛樂娛樂各位,還請開心閱讀多多包涵。

我抽到的是:

麥摳112:騎機車的麥摳廣告圖(如上圖);
詹姆士104:welcome to the punch 的Max


若要Max研究起一切連鎖的起點是什麼,他當然會說是三年前那個深夜,自己魯莽瘋狂地以雙足追逐著駕駛雙輪重機的搶匪,然後被Sternwood以子彈永久性地折損了他的膝關節。

他就該死在那個時候,但是去他的,他活下來了。他活下來了,還買了個爛到家、今天早晨徹底停擺一切簡陋功能的咖啡壺,致使Max必須頂著雨,踩著濕漉漉的皮鞋到街角的小攤子去給自己弄杯咖啡;就在他排隊等候,翻起大衣衣領,縮在屋棚底下躲避雨水,嘗試點起一根香菸時,對街傳來洞穿般的響亮聲音。

所有人都回頭張望聲響來源,臉上表情因為不解而茫然冷淡;但那不是Max會錯認的音頻,他反射性去按自己的腰間,確認他就算遺忘皮夾也不會忘記配上的手槍,然後推開人群奔向對街。在他剛穿過車道一半時,對街上的珠寶店玻璃門被倉皇推開,一個罩著兜帽的高壯男人拎著黑色的尼龍包快步衝出,一路撞倒了幾個行人,然後開了停在街邊的汽車車門。他沒提著包的另一隻手裡握著一把手槍。

「嘿!」Max大吼,「警察!停在那裡別動!」

男人只匆匆望了他一眼就把自己扔進汽車後座,烤漆骯髒的汽車粗魯地衝入車道,引起後方駕駛亂鳴喇叭。

Max奔進珠寶店,看見幾個店員滿面驚恐地圍在一個躺倒在地、滿腹是血的男人身邊。他上前指導他們幫忙止血、用手機通報局裡,要他們派救護車過來,然後又衝回馬路上。那輛車自然已經絕塵而去。

Max的車停在數個街區之外,即便有晨間通勤車流幫忙阻塞匪徒,開自己的車也不會是個選項之一;正當他想回珠寶店去要台車時,低頻的引擎轟隆聲由遠而近,Max側頭去看,一架黑色的機車靈巧地穿梭車陣而來。

他對於機車的憎惡難以言喻,但眼下這似乎是最好的選擇,於是Max往車道上一站,堵在機車的必經點上,抬起了扣著警徽的手掌。

絲毫不斯文的引擎運轉聲在靠近時席捲了Max的聽力,那台車堪堪停在他身前幾吋,戴著全罩式安全帽的駕駛從車體上直起了高瘦身子,透過抹黑的鏡罩看不清他的臉孔和眼神,但肢體動作傳達著驚訝和不耐煩。

「我要徵用你的車。」Max說,等著善良市民惶惶然從車上下來,但對方沒有這麼做。

「不。」

Max不太確信自己聽見了什麼。

「什麼?」他皺起眉頭,「你不能說不,我是警察。」

「我不拿這裡護照,閣下。」美國人。Max聽著他的口音煩躁地想。然後騎士的安全帽朝著他腰間的配槍方向挑了挑。「而且英國警察不配槍。」

「你看見我穿著制服指揮交通了嗎?」Max陰沉地說,「在我開槍射你以前,從那台見鬼的車上下來,這裡發生了搶案。」

騎士頓了一秒,就在Max以為他終於能講點理時,對方往前挪了挪身子。

「上來。」他說。

「什麼?」Max低吼。

「這是Triumph Speed Triple,」騎士說,像Max理應知道他說的是什麼鬼東西一樣。「她的身價說不定比你的年薪還高,除非你開槍射我,否則我不會讓你為了追哪裡來的癟三把她摔成碎片。」

Max冷笑一聲,剛要出言嘲諷,對方打斷他:

「不過我能載你過去。」

Max不可置信地瞪著他,騎士只是好整以暇地跨在機車上望他;如果他能確定這傢伙的鼻子在鏡罩下哪個位置,他也許能用槍托打斷那東西。

但Max沒有太多猶豫時間,他焦躁地上前,對方彎曲膝蓋為他傾斜車體,讓他按著自己的肩膀跨上後座;他才意識過來這架肌肉線條流暢的汽油怪獸車體之高。

「五呎八吋以上的人比較能應付這台車。」對方像察覺了他的想法,頭也沒回地說。Max從他悶在頭盔裡的聲音裡察覺了一絲壓抑過的笑意,怒火剛要翻掀起來,對方就扭下油門,引擎咆吼起來,機車游魚般竄入車潮之中。

三分鐘之內,Max的思考反覆在後悔和讚賞之間跳躍翻騰,因為駕駛著機車衝刺在繁忙車道上的這個渾球確實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他的技術高超,速度輕佻而車體穩健,甚至能在Max在一個巷道發現了那台逃逸的房車,大吼出聲時,壓低車身讓膝蓋磨地,做了個幾乎職業級的過彎迴轉,而後座的Max不得不咒罵著探手去扣住騎士平坦的小腹穩住自己。

他們一路追著那車到泰晤士河南岸,靠近舊薩里船塢的所在;搶匪磨刮著煞車皮,聲響尖銳地駛入半廢棄碼頭,毫無停車意圖。Max眼見四周無人路線筆直,於是在後座直起腿站立,倚靠著騎士的身子穩住槍托,往前車的後擋風玻璃和輪胎開了兩槍。

他意外地在擋風玻璃那槍失手了,但第二槍正中左後輪,房車打滑著衝進一整排貨物之中,激起了大團空油桶浪花打往機車行駛路線;Max剛要喊出聲,前方的騎士反應極快地抓住他抱著自己腹部的手臂,傾斜身子甩出機車。

機車平躺打著劇烈的旋,在牆邊轟然巨響地撞成了一團廢鐵,而Max的視線也一片旋轉顛倒,回神過來他已經在地上翻滾,毫無保護的腦袋被安穩地扣在騎士胸口前,皮衣的氣味充斥鼻腔。

Max支撐著又隱隱作痛的膝蓋爬起來,看著稍遠處汽車裡因為衝擊滿頭是血,正發出痛苦呻吟的槍匪們,再去看牆邊那台價值比自己年薪要高的毀損機車。

「有什麼區別?」他問,回頭去看那個剛從地上坐起身子,抬手解安全帽扣子的男人。「你的車還是撞成了碎片。」

黑色的鏡罩之下是一顆金褐色的頭顱,男人的臉孔滑出安全帽,五官線條粗獷又細緻,他的薄唇牽起帶著一點讓人煩悶的嘲諷笑意,暗綠色的視線投往他的機車,看上去惋惜,但算不上懊惱。

「至少倫敦比我聽說得更有趣。」他聳肩,笑得露出了太多的潔白牙齒。「你可大大地欠我一筆了,閣下。」

「你還是得上警局去。」Max不留情地說。

「你該說謝謝。」對方提醒道。

「挪動你的美國屁股,謝謝。」Max斥道,「現在我們上警局去。」



Max從筆錄中得知男人的名字叫Michael。

意料之外再次見到那個名字是兩週後、他剛把無可救藥的咖啡壺扔進垃圾桶,瀏覽網頁準備買台新機器的夜晚;開啟著的電視畫面映出數台競速機車流星般急速劃過灰色賽道,而領頭選手做出了他見識過的、壓低車身讓膝蓋磨地,幾乎職業級的過彎迴轉。

現在他可知道那確實是職業級的舉動了。

那個美國男人征服了英國的銀石賽道,在世界錦標賽事中奪冠,而Max只血淋淋地想,狗屎,他砸爛了世界冠軍的機車。

然後他關閉了網頁,放棄以微薄年薪購買一個嶄新的咖啡壺。


-THE END

[XMFC] Gone in the Morning (AU)

Erik接下這份工作的時候並沒有思考太多。

他的家境不算寬裕,在大學裡為了補貼學費,總是積極爭取各種獎學金;他的指導教授,年輕但絕頂聰明的Hank McCoy,介紹這份工作給他的時候語氣保留,只告訴Erik薪水相當不壞。

「反正很快就是暑假了,」Hank告訴他,「工作雖然不算輕鬆,不過地點很幽靜。」

他沒有告訴Erik那個很幽靜的地點是在茂密山林之中。一個鐘頭了,他駕駛著他不太可靠的老房車,跟著已經完全幫不上忙的手機導航系統,在蜿蜒的山道中迷失了方向。四周盡是一眼看去樹齡悠長的高聳樹木,完全沒有能夠當作指標的物體存在。正當他想要放棄,氣惱地一個扭轉車頭衝進右方小道上打算作個迴轉調頭離開時...

[XMFC] Seeking a Friend for the End of the World

前陣子終於看了綺拉跟史蒂夫卡爾這奇妙組合的世界末日怎麼伴一片,覺得討論無法被拯救和改變的世界末日題材實在太有趣,所以就不盡然相同地拿來寫了EC版本。

送給和我一樣喜歡小王子的減加和J桑。

如果幾天後就是世界末日, 各位會做些什麼呢?


只是個非常老套的問題:如果你只剩下能見盡頭的性命,你會如何使用它?

Erik選擇了開車上路。那是距離世界末日到來前五天。

人們被告知消息的日子,是末日前三週,某個星期日的午後。那天天氣炎熱,陽光刺眼,Erik從地窖搬出啤酒箱時出了一身汗。國境內的好丈夫們都完成了假日除草,正閒適地躺在單人沙發裡觀賞球賽,等著他們的好妻子送上辣雞翅...

[XMEN] 靈犬漢克和牠居住的烏托邦社區 (AU)-中

【I believe I can fly】


接連進入校園社會化階段,導致近期孩子們表現出了各種讓Charles有點招架不住的行為。

整個暑假,Alex關在房裡堅持要製作出一種讓他能在科學課上炫耀,靠著電能轉化放射出紅色死光的機組模型;Angel告訴Charles她想要學跳鋼管舞,在後者對此表達震驚不解時,義正辭嚴的打開網頁教育他這是個結合了體操和舞蹈的健康藝術表現,告誡Charles不該用有色眼光欣賞。

而Sean開始深信自己會飛。

最後一項還是從Erik口中得知的。

「你前幾天有事要進城,所以我去載他下課。回到家我剛停好車,他就推開車門跳出去。」Erik遞給Charles...

[XMEN] 靈犬漢克和牠居住的烏托邦社區 (AU)-上


朋友貼了一則微博上在轉的小故事給我看:

「有一隻狗每天總到筆者家裡去睡個午覺,然後醒了就自己回家了,有天筆者在項圈上別了張紙條問狗主人這是怎麼回事?第二天狗又來了,上面也別了張紙條上面寫著:“牠住在一個有6個孩子的家庭,其中有2個不到3歲,牠只想找個安静的地方多睡會兒。 明天我能跟牠一起來嗎? ”」

因為實在太可愛了,所以就試著寫成EC版本送給朋友。謝謝他們在明明位處低潮,海上巨浪卻波濤洶湧地讓我這艘破爛小舟幾乎翻覆的時候鼓勵和安慰我。我只為了你們寫,不為其他任何事。


【千里姻緣一狗牽】


又來了。

Erik站在後院和起居室的落地窗前,盯著自己早上剛修整...

[XMFC] 蛋蛋的哀傷 (AU)

原文梗


Charles必須得承認,高中生活不算是他人生中的黃金時代。

不奇怪,他太聰明,體能相對柔弱;並且比起把自己塞進被陽光烤熱的護甲裡、和一群野獸般的男孩們放棄思考全力相撞直到牙關流血,他更喜歡待在圖書館和課堂上。此外,相較於穿著清涼的啦啦隊女孩,他對男孩或者更感興趣一點。

所以也許可以修正和男孩們相撞的那個部分。他想,在某些情況來說挺激勵人心的。

但姑且不討論他的性向。Charles Xavier,以一個雄性或者單純以人類的身分來說,更像是支隱性績優股。他以趨近隱形的方式度過了他的高中生活,偶爾受到關注也不過是被校園裡那些風雲人物訕笑兩句,間歇遭遇一些無傷大雅、他...

© 猿猴麵包樹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