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猴麵包樹千秋

好的導演。謝謝導演。我們一笑泯恩仇。

不看輪椅的話感覺就是普通的阿詹跟麥摳在進行愉快早餐會。我好快樂。

Wonderfully Made - Phototropism (Gradence)

這是5月剛出的暗巷突發本Wonderfully Made裡面的文章,總共有三篇,會慢慢釋出。大家就請閱讀愉快:)


***


Credence喜愛植物。

Percival注意到這點時,嚴冬正盛。他們在巫師街道進行採買,「溫特父子的裁縫店」櫥窗內裝置著搔首弄姿的假人,對來客展示身上漂亮的圓角領襯衫。Percival打算進去看看,Credence則表示會在對面的書店等候。他們都知道這種一時興起的衣裝購置不為Percival自己。每年季節更替,他的裁縫會到家中量身,不用兩週時間,貓頭鷹包裹便送來一套正式禮服、五至六套日常裝束,和其他當季需要的織品選擇。Seraphina...

聖誕快樂:)

The Beauty of the Rain Dar Williams

"在山脈呼喚你之前,在你離家之前,
我希望教會你的心去信任,就像我教會自己。
但有時我會問月亮,它上回在哪兒照拂到你,
然後搖搖頭,笑著說:「這一切過得太快。」"

等了兩年,頂著火烤般的艷陽舟車勞頓看第一場,馬修你他媽就這樣傷害觀眾。就這樣。隨便啊。就互相傷害。

天啊我真的沒有收到通知!今天才跳出來噢噢噢噢lofter最近都會這樣通知遲緩真他媽要逼死人! 

我這幾天可能要再打開我很久沒用的QQ好好向印刷廠小哥致謝,成果可以這麼好都是託他被我騷擾以後再去騷擾其他員工的關係。

然後萬分感謝線唐尼桑寫了如此長、如此真摯的repo給我。我一讀再讀。內容就算沒有討論文章本身也沒關係,因為讀過書以後會感覺到什麼情緒和想法都是很個人的,能讓人思考就是最好的一件事TvT

我認為隨著年紀增長縮小交友信任圈是蠻難避免的。大部分的朋友都已經在過程中經過各種磨練考驗,你知道誰會留下,誰可能離開,每一個離開都讓我胃痛,而會變得畏怯膽小,大概就是年紀大了以後復原能力真的沒那麼強,無法一兩天就打起精神,用各種正能量想法澆灌自己吧。 æ‰€ä»¥æŠŠæ¡å·²ç¶“有的,對沒有的不患得患失,大概就是近期的座右銘 (沒人想知道

雖然有時候lofter會陰我,不通知留言什麼的,我也可能因為一時沒時間回而放置,但還是請不要害羞,強力地給我傳送留言吧!不論是什麼樣的感想,收到讀者的隻字片語都是極樂天堂

再次感謝線唐尼桑的愛與分享,給你比很多很多很多的心。

線唐尼:

獻給千秋太太 @猿猴麵包樹千秋 

 

Hush-A-Bye repo

 


 

事實上本子在週五那天就到貨了,但由於我填寫的是工作單位的地址,而下午快遞小哥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已經踏上回家的路,於是我直到今天回來準備上班才拆開期待已久的包裹。還沒有看到實物之前我就已經非常激動並期待,還琢磨著到底該怎麼給我喜歡的千秋太太寫repo,但當我拆開淺棕色的小紙皮箱,再撕開包裹著Hush-A-Bye的透明塑料包裝紙的時候,那種激動之情達到了頂峰。我愛不釋手地摸著好看的外皮,感嘆著太太的本子果然非常漂亮,封面非常魔法風格。翻開來看第一頁,驚喜地發現居然是紐約幽靈日報,做工太棒了。而本子裡的每一個細節都很完美,能夠感受到太太的用心和對Gradence濃烈的愛意。接著突然之間,我那顆急著要給太太寫repo的心沈寂下來,開始變得小心翼翼又異常膽怯,宛如當初第一次給太太留言,也是這般忐忑、不知如何是好。思索琢磨到此時此刻這個鐘點,我才慢悠悠地敲下這篇流水帳,腦海中沒有特別明確想說什麼卻又想一股腦地把對太太、對Gradence、對Hush-A-Bye的喜愛全部吐出,說真的,十分糾結。

 

很希望先從何時喜歡上千秋太太的文說起。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千秋太太的文呢,大概是2015年底首次閱讀<I May Hate Myself in the Morning>的時候。某種程度上來說,我是跟隨太太的腳步入了EC坑,正如四個月前我又一次緊隨其後入了Gradence坑一樣,以及不久前的Colezra。千秋桑(可以這麼叫麼我捂臉orz)的文字似乎總有一種感染力,非常非常溫柔,充滿讓人會心一笑的細節,以及讓人渾身上下都感覺到的暖和。再者就是把握角色性格和故事敘寫的能力都非常高,無論是EC、Gradence還是Colezra在千秋桑的筆下都是如此鮮活,彷彿他們確實該是如此,也許並不是發生在這個世界,但絕對也會在另一個世界幸福地在一起。還想要稱讚的是從文章字裡行間當中可以感受到的對各種藝術作品的深入研究,涉獵到音樂、書本、電影等等,以及根據故事發生的時間線去仔細翻閱各種資料,也許那僅僅只是一個點,但仍會為之花費大量的時間查閱。我曾經很驚喜地發現千秋桑有在噓噓文裏添入美國禁酒令的歷史,還特意去留下了相關的評論,事實上現在想起來還挺害羞,不知留言是否妥當。我始終認為文章不需要有特別華麗的文筆,更重要的是講故事,而千秋桑是兩者兼有的,真的想給你大力鼓掌。

 

抬眼看了一下時間,居然已經跨越到新的一天了。二十分鐘前早已熄燈的寢室只留下了我電腦屏幕的光亮,以及我細碎小聲地敲鍵盤聲。但我滿腔的情緒仍然在促使我繼續敲打下去。隨意翻動噓噓本之後,我就翻到末尾去看千秋桑的freetalk。瞥到那段“隱約憤怒地離開影院”的時候我也想起去年六次去刷電影的我,六次都憤怒且難過,對Credence的不幸遭遇感到憤懣與心疼,對部長從頭至尾都從未出現而失望。而當之後接觸到噓噓文,真心希望Credence真的能像文章中所描寫的,在部長的寵愛與呵護下慢慢療傷;希望部長能通過認識和了解這個男孩而獲得以後更長更長時間的陪伴。希望他們要一起相伴到老。

 

繼續把freetalk看下去就看到一段話。千秋桑說“到了某個特定的年紀,心思變得懶惰膽小,畏懼暗礁,與人交流就成了件充滿風險的事”,就此我產生了強烈的共鳴。年幼的時候熱衷於交朋友,無懼於與人交談,積極表現自己的各方面;但從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對交友異常敏感膽怯,不敢再過多談論自己的事,也不敢鼓起勇氣詢問對方的想法,於是就變得尷尬至極。有時候甚至會想,不是常說知心朋友有一兩個就滿足,那似乎就沒有再繼續認識新朋友的必要,這個風險冒不起。如此消極的想法在我剛進入大學的時候尤為突出,環境的改變,好朋友的各奔西東,持續性地無法融入集體,等等原因都讓我越發消沈。不過現在已經不會有這種想法了,至少不會再沈浸在一個人的圈子裡,萎縮著不願主動交朋友。這都是因為我在最近幾個月感受到了喜歡同一對cp而有緣交談是一件極其快樂的事,也因此我終於鼓起勇氣給千秋桑留言,雖說還是忐忑的,哈哈哈哈。

 

說實話這篇repo我感覺自己沒寫多少關於噓噓文的東西,突然慚愧,說好的repo呢(扶額 ç¸½è€Œè¨€ä¹‹ï¼Œæ„Ÿè¬2015年底那次偶然間在隨緣看到了那篇EC文而讓我看到了這麼棒的千秋桑,感謝幾個月前我終於湧上心頭的那股勇氣而讓我首次給喜歡了很久的千秋桑留言,最最感謝當然還是千秋桑寫出這麼多溫暖人心的故事。我毫無奢求,但只要千秋桑仍然繼續在書寫故事,一定會有我的捧場。

 

想給千秋桑很多很多的heart。晚安。

 

記於2017/06/26凌晨。

 

線線😊

特典明信片看這裡🦂🍄💕💕

voyage:

千秋桑噓噓本的特典明信片📚

通販信息看這呃呃呃裡

 

這每一幕都美如畫的兩人簡直要逼死人 

慣例觀後小短文,為了不爆雷收在圖片網址裡。還沒有觀賞的朋友請不要點開來看然後趕快進戲院因為它值得。

小短文在此

[Colezra] Handful of Gold

謝繆思伊豆,謝妙桑主催產出這麼一本寬厚精實沈甸甸的好合本,全無自謙我就寫了這麼點破爛的小短文插一插,安定地做片綠葉陪襯其他美圖美文 å¤§å®¶é‚„請閱讀愉快。


***

所以他們起了點小爭執,Colin想道。在自己那大得不太必要的屋子裡。

Ezra為會此再生一點氣的,有鑒於他離開時的甩門力道,對方顯然不認為這場架的規模微不足道。年輕人通常不是他們之間在爭執中掉頭離開的那一個,他還年輕,什麼問題都要在傾刻之間找出答案,試著使勁拉扯一團結,再為它緊得益發無解而發怒。Colin熟知這一切。不論他們之間有多大不同,他也曾二十四歲過。他熟知大吼大叫,熟知狂奔著掐緊每一件你熱愛的人事...

[Colezra] Shot Me in the Heart (AU)

人們對於家的概念,不脫一棟兩千平方英尺大小的獨棟住宅,三個臥房,兩間衛浴,前有車道,後有圍籬小院;氣候溫和的所在也許加上水道泳池,而在乾燥又過度曝曬的亞利桑那州,就是些開放庭院,種滿長在旱土裡的耐熱植物,和走著走著便要竄進鞋底的惱人碎石。它們在細節上或有不同,但都是一個亙長不變、凝滯的點。

Colin則生活在線上。

具體來說,眼下是八號州際公路,隸屬於亞利桑那州的那一百七十八點三三英里之上。

這條路不特別有趣,也不特別無趣,它與Colin兩天前剛剛離開的十號公路相接,帶領他脫出異域氣味濃厚的新墨西哥州。因為景致變化不大,Colin直到看見了州政府豎立的歡迎告示,才意識到自己已在全新州域。...

From Eden Hozier

"我愛你,你是最溫和的規則。"

大雨也澆不熄的美。

接此

他們也為路線和地圖吵架。Colin的立場在於他是那個開車的人,人生有泰半時間坐在方向盤後方,並且能讀懂道標;Ezra的堅持則在他擁有這輛野馬,包括那個方向盤,人生至今離開亞利桑那州的機會一根手掌數得出來,而道標就是狗屎。Colin很少真的生氣,Ezra倒是經常認真發起火來,他的悶悶不樂來得急,去得也快,有時他就瞪著平凡無奇的景色看,直到窗外出現某件刺激了神經,他急切地必須與他人分享的景物時,才扭過頭來與Colin交談,語氣如常全無芥蒂。

而有時,他就懶洋洋地俯身過來,像要取過他處的一瓶水般,自然地動手解開Colin的褲襠拉鍊。

如此舉動多半帶著點孩子氣的報復意味。Ezra倘若需要掌...

Colin是在加油站的便利商店遇上Ezra的。

當時店裡有人搶劫,霰彈槍子彈射進冰櫃,炸開了玻璃、大排五彩繽紛的能量飲料、和幾張亞利桑納州的地圖。他循著被槍聲震懾的喘息和驚呼找到了縮在雜誌架後方的Ezra,多少為沒能護著他感覺難過,畢竟說到底,Colin是那個開了槍的人。

他最後沒拿走現金、香菸,或者櫃檯旁的口香糖和手機充電器,他只帶走了Ezra,和他的野馬跑車。

八號州際公路上的加油站不再風聲鶴唳了,Colin也在其中擁有了一間店,櫃臺下放著他的老霰彈槍。他喜歡新鮮汽油的氣味,喜歡地面上彩虹般反光油漬,單手環不住的巨大思樂冰杯子,還有糟糕的咖啡。生活的困境除去製冰機裡出現過死負鼠,和那...

© çŒ¿çŒ´éºµåŒ…樹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