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猴麵包樹千秋

05:31:01

1. 有時候這讓人難過,考慮到我是如何缺乏想像和創造力的一個人。把你從身體裡面挖走一點,把他挖走一點,再把其他人也挖走一點,大抵內裡就跟濫砍過後的原生林一樣空蕩,最終只能灑下外來種子,或矮木植栽,使它們因同期種下而同期生長,在心中長成了並不豐富,且與他人齊頭並進的整齊模樣。


2. 我覺得。

簡單說起來就是"人與人之間尊重的缺乏,還有冷漠,使他們互相殘殺而無須內疚(如兇手所為),無須對殘殺有所思考(如戰士所為)。這一切都源於這樣一件事實,人們從未關注過這樣一個明明白白的深奧道理:其他人也有靈魂。"這個理論,也可以很完美地套用到人類與其他物種的隔閡之上。像是覺得這是我家,浪浪來了我就趕跑,像這是我的車道,樹長過來了我就砍掉,像是覺得這是我的城市,我們需要的經濟開發比物種存續更重要,像是這是我的國家、我的地球、我來決定。

但說到底,土地之所以會看起來是你的,只是因為人類霸佔了文字和話語權,像個任性的小孩走到哪裡指到哪裡說這是我的我的我的,再用本質上全無意義的塑膠貨幣和輕如鴻毛的權狀,讓這些事物在自己的社會看上去好像真的是自己的。

它們或許真的是你的,但份量之薄弱就跟你看待動物撒尿劃地盤一樣。 


3. 人類如果不學習和自然共處,視它們為必要的一部分,我們就會永遠感覺孤獨。




4. 騎車經過了挖開柏油、但還沒有重鋪完成的路段。是可以繞開的,但想著其他人都騎過去了我應該也沒問題吧,於是小心前進。真不該大意,滿地的碎石跟天雨路滑的等級是一樣的。到中段車輪顫動得厲害才覺得不太妙,正考慮要不要停下來,放在腳踏板的電腦包就因為震動得太厲害飛出去,我一急之下要停車去撿,就摔下來被自己的機車壓住。重新體驗了前兩年出車禍一樣的姿態,骨盆破裂的恐懼和丟臉丟大了的羞恥讓我在當地躺了好一會兒爬不起來,也因為太過丟臉,爬起來的動作飛快。


5. 這種時刻才會明白人體真是過分堅強又無比脆弱。


6. 傳了訊息告訴獅子摔車的事。他問我你穿什麼衣服摔在哪裡了,我說穿牛仔褲所以還好沒有鮮血長流,但是傷口好痛。他說那你不要摔車不就不會痛了。我說你說得倒容易啊還問我穿什麼衣服你現在是不是父權思想要檢討受害者。


7. 就算裸摔也是碎石路的錯。


8. 人們在知道匿名環境能多有效地保護自己的時候,就會表現出多強烈的惡意。總是令人膽寒。


9. 看著發腫的膝蓋想唉瑜伽課怎麼辦。


10. 現在一週上三堂瑜珈課。以坐著工作的人來說,柔軟度不算太差。但每每發著抖做棒式時,老師高喊用核心的力量支撐你的身體,不要只用手腕會很痛。我就想我那迷失的核心到底在哪裡。我怎麼從未認識過它。


11. 但痛苦到進入無的狀態的時候,棒式好像就沒那麼痛苦了。


12 "春天是臥病的季節,否則人們不易發覺春天的殘忍與渴望;夏天,情人們應該在這個季節裡失戀,不然就似乎對不起愛情;秋天是從外面買一棵盆花回家的時候,把花擱在了闊別了的家中,並且打開窗戶把陽光也放進屋裡,慢慢回憶慢慢整理一些發過霉東西;冬天伴著火爐和書,一遍遍堅定不死的決心,寫一些並不發出的信。還可以以藝術形式對應四季,這樣春天就是一幅畫,夏天是一部長篇小說,秋天是一首短歌或詩,冬天是一群雕塑。以夢呢?以夢對應四季呢?春天是樹尖上的呼喊,夏天是呼喊中的細雨,秋天是細雨中的土地,冬天是乾淨的土地上的一只孤零的煙斗。

因為這園子,我常感恩於自己的命運。

我甚至現在就能清楚地看見,一旦有一天我不得不長久地離開它,我會怎樣想念它。我會怎樣想念並且夢見它,我會怎樣因為不敢想念它而夢也夢不到它。"


13. 初夏時常開窗換氣,貓身上的奶油甜味就淡了。那是不是其實是他的汗味。我就沉思。


14. 吃到好吃的東西就要感謝這個世界。就含著貓耳朵說品那品那。


15. 我好愛那些愛我的人。


评论(18)
热度(211)
© 猿猴麵包樹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