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猴麵包樹千秋

1. 人們將寂寞視為困境。一碰觸到邊角便手段用盡,急於將自己從如此情境中拔除。但如果它是本質上的一部分,像至今還沒找到發生原因的呵欠、存在意義的盲腸;如果不採取這種發了燒就吞藥抑制的切割手段,如果無關好惡,寂寞事實上是必修課,是你長久以來,一直想教會我的道理。 


2. 現在它們都不可怕了。 


3. 一個頂級貨櫃屋,和一趟去瑞士安樂死的費用都是三十六萬台幣,短暫瞬間竟無法確定哪一個比較吸引我。 


4. 對,是感冒。 


5. 近來少寫字,充當筆筒的馬克杯裡一時間竟找不到幾支不會斷水的筆。在紙張上戳戳畫畫,換著角度加深筆劃軌跡,像在強調自己說過的每一句話,覺得窘迫又無助。時常也活得像這樣。在某個板塊上淡薄了,顏色淺了,就非得要使勁去刻去鑿去挖去寫,好像怕被忘記,好像這樣就有其意義。好像這樣就能真的留下什麼。 


6. 出去寫東西,碰上電箱維修,咖啡廳停電,就坐困愁城地待在門口等約好在那裡碰頭,但沒有帶手機的獅子。碰巧被經過的外國人問路。知道他要去的地方,句子也組織好了,但面對生人的緊張還是一下子覆蓋大腦,甚至沒想到打開手機給他看看地圖,只能費力地解釋有點複雜的路線,幾度衝動想直接帶他過去,但想到得守在原地等候獅子,只能焦慮地目送他離開。 


7. 能為這一點點小事懊惱很長時間。當初應該能做得更好,為何不能做好。 


8. 非常擅長點對點連結痛苦。 


9. 真希望寫小說就是打開檔案、寫下文字這麼簡單的一件事就好了。事實上其中八成時間都在揉臉皺眉呻吟,開闔筆電螢幕,抓著吸塵器在屋子裡推來推去,追貓,找東西吃。嘗試寫作的同時把自己從寫作這件事上拉扯得更遠。 


10. 書裡說:『你要多看書,但那裡頭並沒有答案。』瞬間就讓總是在書本中尋找答案的我陷入鏡中鏡的迷惘。 


11. 對於需要重複道歉的人際相處感到了深切的厭煩。


12. 想念低溫街道上的漫長散步,漫天飄落的金黃菩提樹葉。


13. 開始在朋友老師開設的畫室幫忙些行政打雜工作。一直以來身邊就是畫畫的同好友人多過寫作的,如今變本加厲。一到學校下課時間,就被滿屋子的小畫家包圍,從學生到老師都畫得有夠優秀,整個空間只有我對此一竅不通。感覺像格列佛到了小人國。差別只在於矮小的那個人是我。


14. 學生呈上素描給老師檢視成果。

『你怎麼不畫日曆啊?這邊這個日曆要畫。』

『因為我不想畫。』


15. 就喜歡如此酷炫的學生。


16. 事實上我也是在突然被加熱的鍋中生活的青蛙。嘗試划起水來,但還不知道要往什麼方向前進。


17. 我已經足夠幸運。

评论(6)
热度(195)
© 猿猴麵包樹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