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猴麵包樹千秋

1. 深夜讀四零年代的精神疾病資料,治療手段看得頻頻皺眉,抱著書就昏睡過去,早上醒過來才就著日光勉力往下看。即便到這個年代,人們對於精神疾病的瞭解依舊太少,誤解卻過多。誤解產生的恐懼造成傷害,誤解產生的憧憬造成更大的傷害。


2. 在自以為已經了解足夠多事物的同時,人類對自身、精神以至於宇宙的瞭解或感受性都只是略觸皮毛,就輕率將人事物進行二分法,健康的與不健康的、正確與錯誤的、好的與壞的;就像討論魚在水中的狀態究竟算是濕的還是乾的那個邏輯問題一樣,我們不了解魚,無法以從它的視角感受世界,看待事物,所以它不是濕的,也不是乾的,只是「不濕的」。大概我傾向相信精神上的疾病也只是「不同的」,不見得是病態或者需要被根除的。從文獻和案例上來看,為精神疾病所苦的人常能做到常人做不到的事,力量的突然加大,腦力過盛,眼見幻覺幾乎像是星球某些原始狀態的真實寫照。


3. 迷人。


4. 開始計算送印日,有點嚇到了自己,為了恢復平靜就又開始做個膽戰心驚的廢人。完全不可取。


5. 暫時還沒有力氣回覆ask。


6. 手機送修以後,拿出了莫約六年前的舊機子做備用機,觸控不比當年靈敏,常常不注意就按錯鍵,也要忍受運作上的遲緩。感覺不耐煩,就放著很少去碰,倒是真給自己增加了很多做其他事情的時間。又讀完了兩本書。


7. 不至於因此譴責科技,但確實需要做更好的時間管理。


8. 清晨六點醒來餵貓,在屋子裡走動,突然被深夜會感受到的那種憤怒和黑黝黝的悲痛襲擊。感性會欺瞞理性,感性會欺瞞理性,睡著就好。


9. 人與人之間的交際方式千萬種,但跟寫文章不脫起承轉合這個概念一樣,有個模糊的進程步驟要走。碰上了豬突猛進試圖跳級的人,我就會瞬間亂了手腳,產生各種推拒抵抗感。本質上很老派,我們總得先喝過咖啡,吃過早餐,吃過晚餐,分帳結清,然後才會進展到床鋪。


10. 沒想到會有喜歡上咖啡的一天。照這麼看來,也許終有一日我也能嘗試喜歡你。


11. “吃過美味的週日晚餐以後,我和安迪開車到附近的超市買一些冰淇淋當甜點。回家的路上,安迪轉向我。

「我可以借你一些錢嗎?」他問。

「安迪,你真的非常善體人意。」我回應:「如果能借我一些錢,或是為我兌現支票,我感激不盡。」

我真的很感謝安迪主動提議借錢給我。我絕對需要跟他借錢,但我又開不了口。他主動提起這件事,幫我避免了極度尷尬的情況。”


12. 多溫柔。


13. 我想持續寫這些甜蜜溫柔的東西。但自從我持續寫這些甜蜜溫柔的東西,長篇幅的讀者感想也離我而去。近年來比較不死死抓著這些東西不放了,但時不時它們還是像黏在眼睛裡面的沙子一樣弄不出來。不知道。也可能只是閉門造車造成的孤島感。


14. 我得想點辦法跟自己好好相處。


15. 每一個我愛的人都遠比我聰明。多半時候我感覺感激,還有一些時候我單純就為此恐懼不已。


16. 人類到底有沒有那麼一天可以全然、根本、溫和、徹底毫無偏見與預設立場地了解彼此,然後將眼光放大放遠,一起追求對整個世界和後代都有益處的事。


17. 受了傷以後縮回殼內,退一萬步去想"我只要有你就好了"這種念頭有多令人感到安慰,就有危險啊。


18. 很快樂的時候,也會很悲傷。


19. "你從什麼時候開始抽菸了?"
“從我感覺焦躁的時候。”
“你什麼時候感覺到焦躁了?”
“從我開始抽菸的時候。”


20. 最近在努力練習生氣要反擊之前,先深呼吸三次。很有效。有時候覺得不是透過這樣的舉動讓自己冷靜下來,只是吵架的時候嘴本來就已經很笨,時間稍微拉長一點,就忘記了還能說出什麼更好的論點,或者更糟的攻擊。


21. 一方面覺得比較兩人之中誰做得更多是件蠢事,一方面又在心裡列下清單。人就總是在做蠢事。


22. 和手機送修的客服人員交談,感覺對方是個新人,可能正拿著員工手冊一句一句問我各種制式問題;我也是初次送修手機,兩個態度不甚確定的人一言一語,話頭常常撞在一起,又因為要停下來讓對方先講而空出許多沈默時間。對話真不是件易事。


23. 也成了想把舊文章全從網路上刪除掉的作者。


24. 又答應了並不想做的事。


25. 想做的事卻全無音訊。

评论(18)
热度(223)
© 猿猴麵包樹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