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猴麵包樹千秋

[Colezra] Sweet Blossom

那就在十分鐘徒步路程外的地方。

但Colin沒過去。他在拳賽後被幾個招呼、閒聊和拍照環節耽擱了,猜想Ezra遭遇到的延遲會花費更長時間。他在體育館前的街上站了一會兒,與人話別,伸展屈就於擂台與座椅間的雙腿。Ezra不只一次邀請他去看演出,玩笑多過認真性質,兩人都知道那有點實現難度。Colin還是在白天開車經過時,仔細研究過那個酒吧的構造。建物周遭只有一條窄巷,戶外桌椅和垃圾桶將巷道塞得半滿,屆時剩下的半點空間會被從裡頭流溢出來的人佔滿,抽些合法與不太合法的香菸,他的大男孩也要混雜其中,可沒有讓自己拎著花束躲藏等候的餘地。老派。Ezra會說。真是老派。然後迫不及待地前來擁抱Colin。

公寓鑰匙藏在廊道的公用滅火器底下。Colin質疑過安全性,Ezra只說,等到樓裡真需要用上滅火器的時候,也沒人有心思偷東西了,消防員還會拿斧頭把所有的門都劈開。他說這話時是用喊的,兩人不在同一個房間,Ezra也不知怎地心血來潮,從起居室進到臥室,通身赤裸,只裹著一條半長不短的毯子,弓著背爬上了Colin所在的床鋪,推開他腿上電腦,親吻他的鼻樑,說先滅滅我身上的火吧,先生。Colin大笑著回吻他。打從第一天見到Ezra,他就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

Colin很快尋得鑰匙,倒花了點時間摸黑找電燈開關。上回他到這裡來是白天,公寓採光極好,陽光盛大得讓人遺忘身處陰雨惡名昭彰的倫敦。起居室幾乎空置,牆面懸掛平板電視,硬木地板上捲著一團C字型的薄毯子,邊上有只帶污漬的馬克杯,待過這裡的人大概直接從裹覆身子的毯中脫出,就前往他處了。Colin褪去風衣,把鑰匙擱在分隔起居間和廚房的矮牆上,逕自微笑起來。

他將待洗馬克杯放進廚房水槽,進入走廊末端的房間。Ezra幾乎只待在屋子的這個角落,房內除去衣櫃、床鋪和又一面電視以外並無家具,他從東區老市集、二手店買回來的小東西、散亂衣物就全堆在了地上。Colin從門邊開始撿拾外套,順應著脫衣習慣,他慢慢靠近床鋪,手裡就多了幾件襯衫和T恤,長褲則堆在床邊的椅上。襪子扔進一個空置的掉漆鐵桶(稍晚他得問Ezra買這東西打算做什麼用),會發皺的衣服Colin掛進櫥櫃裡,再坐在床邊,就著雙膝折疊剩下的衣物。他沒點燈,戶外的黃街燈足以提供照明,將布料都染上一層帶絨毛的柔和光面。熟識Colin的人若是目睹這一切,必然要為此咋舌,他可從不以熱愛打理居住環境聞名。

Colin整理完臥室,險些踢翻地上的玻璃瓶。裡頭單單插著一枝長莖玫瑰,花瓣與未修去的葉片末端發黃,盛開壯盛以致衰敗。他擺正瓶子,洗了馬克杯,想看點電視,沒找到感興趣的節目,也沒找到椅子,又繞回臥室。那張床很大,他和Ezra在上頭度過些稍嫌太短的好時光,被單剛洗過,Colin本來只是想躺一會兒,沒打算睡,他想Ezra也是如此。他不知道睡過去多久,張開痠澀眼皮醒來時,下半身垂在床外,天色黑沉依舊。但Ezra回來了,就躺在眼前,雙手鬆鬆地抱著Colin的腦袋,後者張眼就看見他從背心底下露出來的肚皮,海浪般溫柔起伏,引領Colin配合他呼吸的速率。

他沒有喊醒Ezra,也沒有掙動,只將自己垂在床外的雙腿蜷進床鋪,手掌輕輕搭上男孩的髖部,又闔起了眼睛。這次Colin沒有睡著,他躺在那裡直到Ezra開始有點甦醒動靜,深深吸氣,雙手挪移,漫不經心地撫摸Colin的頭髮,他才又張開眼。

「嗨。」他說。

「嗨。」Ezra回應,輕聲咳嗽過後,聲音清醒了點。「嗨。」

「你聞起來像酒吧。」

「你聞起來像、」Ezra思索著靠近過來,抱緊了Colin的頭,將鼻子埋進他髮間,然後輕聲嘆息。「像你自己。真不錯。」

「玩得開心嗎?」

「糟透了。」Ezra煞有其事地說,唇角綻露笑意。「全是酒跟香菸,熱情的群眾,好音樂,還沒有你在場,最糟的組合。」

「我很遺憾。」

「沒關係,你在這裡了。」Ezra聲音悠然,手指不帶什麼用意地探進Colin頸後的衣領,親暱地摩擦皮膚。「我好餓。」

冷藏庫裡只有半根巧克力棒,和幾乎見底的奶昔杯。

Colin敞開冰箱門,指著裡頭,對坐在矮牆上的Ezra進行無聲的譴責。他穿著Colin的風衣,擺盪雙腿,像個恃寵而驕的孩子般露出討好笑容,要求Colin把巧克力棒遞給他。

他們開車在市區裡繞了好幾圈,才找到一間營業到凌晨的連鎖超市。裡頭幾乎沒有其他顧客,只幾個員工在進行補貨。Colin取過洋薊、蘿蔔、孢子甘藍、甜菜根和起司,Ezra駛著手推車跟在他身後,吃還沒結帳的堅果罐,再悄悄把幾顆甜椒從籃子裡偷出來,藏回貨架上。Colin看見了也由著他,取過推車,讓Ezra握著扶把,沒規矩地踩在輪軸橫桿上,倚靠自己的胸口,推著他和裝滿食物的車子悠遊超市。

回到公寓以後,Ezra蹲在廚房地板,接過Colin遞來的各種食物補給放入冰箱,每多拿到一顆蔬菜他就低聲嘆氣。取過最後那枝紅玫瑰時,他也要直接放進冰箱,看了一看,才發現不對。

「他們放在櫃檯旁邊賣,」Colin說,「你房裡那一朵已經枯了。」

Ezra抓著玫瑰仰頭望他,冰箱涼氣席捲他們的小腿,男孩沒有咧開嘴微笑,倒是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你不喜歡?」Colin問。

「不是。」Ezra說,「我只是沒想到還能更愛你一點。還有我的腳麻了。」

Colin蹲下親吻他,要幫忙攙扶,Ezra就一邊大笑一邊慘叫說不要,真的很麻,不要。再吻吻我吧。他扶著冰箱門,雙腿顫抖有如初生小鹿,唇瓣像最柔嫩的玫瑰綻放。

他說老派,Colin。真是老派。

Colin便迫不及待地擁抱他。 


-THE END

评论(8)
热度(112)
© 猿猴麵包樹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