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猴麵包樹千秋

Penguins Don't Fly. Love Does (Gradence) 1

是帝企鵝部長、和醜醜獼猴桃小帝企鵝魁的凍原愛情故事。

和伊豆聊這個梗已經聊到覺得再不寫簡直喪心病狂,真的下手以後,覺得自己果然是非常喪心病狂。我也終於對動物AU出手了

寫的過程很愉快,只是個不知道有沒有後續的開頭,大家也請輕鬆閱讀即可。


***

事實如此,Percival Graves在眾鵝眼中是個奇怪的存在。

牠出身高貴,是最初的十二鵝家族成員之一,先祖率領數千同伴搖晃前行,迴避冰洞、豹海豹、賊鷗和海燕,找到了最好的那塊繁殖地。每年的四到五月,帝企鵝們都會跋涉近百公里,從捕食的海邊浮冰區移動到內陸進行交配生育。那處冰面厚重平坦,幾乎沒有天敵。Percival從父親鰭裡接下了棒子,就像牠的父親也從父親鰭裡接下棒子一樣,每年總有為數眾多的追隨者和遠親跟隨在牠身後,由年輕無畏的Graves探路,搶先躍下斷差,用肚皮磨過綻裂的冰縫,掙扎自海豹挖出的水洞中脫身,為跟進的鵝們找到一條前往繁殖區的安全道路。

Percival從未失足。由牠帶領前往繁殖區的隊伍甚至多年一鵝不損。牠還理所當然地英俊挺拔,毛皮永夜極光般滑順發亮,前胸飽滿,黑白分明,風雪中領行前方的矯健背影不知使多少母鵝心碎嘆息,且擅長捕獵。Newt信誓旦旦宣稱看見Percival入水以後,進行了十一次的捕食才竄出水面換氣,而一般企鵝平均次數只區區六次。Scamander家的小兒子也是頭古怪企鵝,牠熱衷於研究眾鵝生態,有時還要去跟躺在冰面上的豹海豹交談,要求看看牠們的牙齒。真是瘋了。其他鵝會這麼搖著腦袋說牠。真是個瘋小子。

說回繁殖隊列。前年開始,Percival進入了五歲的性成熟期,是可以進行交配繁衍的大好年紀了,無鵝能遺忘那盛況空前,就是當年沒產卵的母鵝搶起小企鵝都沒有那麼激烈。牠們慣例追隨Percival,花費四週時間來到平坦冰原,然後便徹底亂成一團,半數以上的母鵝互相推擠,拿鰭把彼此打得啪啪響,就為了靠近Percival,與牠共育子嗣。其他公鵝或目瞪口呆,或眼神豔羨。畢竟,道理舉世皆知,公鵝單身且多才多藝,必定缺個女主人。

但Percival只是風華絕代地站在暴動中心,接住了幾個有意無意在冰上滑倒跌進自己懷裡的母鵝,輕輕推走,便搖搖晃晃地離開。

整個繁殖季牠都沒多看其他鵝一眼,待泰半母鵝都產下卵,將蛋交給丈夫孵育,獨力動身前往捕食區時,Percival便和牠們一起離開,跋涉數週,滿腹返回,再穿行在群體外圍,找那些從粗心父母育兒袋中掉落出來的小企鵝,吐點魚塊給牠們吃,然後送牠們回家。

冰層風景無太大變化,育子艱辛,日復一日,這給了企鵝們許多碎嘴閒聊、對事實加油添醋的機會。

有鵝說Percival能隻鵝力戰雪地流浪犬,骨子裡流著守護鵝群的血液,已然沒有對自身私慾的考量。牠們現在甚至不對牠直呼其名,而是叫牠部長。有鵝說Percival喜歡的是公鵝不是母鵝,這在群體裡偶爾會發生,倒也見怪不怪;有鵝說Percival漂亮的肚皮底下也許根本沒有育兒袋。這個理論引起了Newt的興趣,牠不顧妻子Tina阻止,前去詢問遙遙坐在冰上的部長能否讓自己看看牠的育兒袋,那是很多鵝首次看到Percival動手揍另外一隻企鵝。

次年繁殖狂潮,仍有不死心的母鵝追求Percival,事情沒有什麼不同。牠站在那裡,推開其他鵝,慢吞吞走開。再下一年的今年,多半母鵝已經不去打擾,就是明著暗著用懷疑或戀慕的眼光看牠走動閒晃。

Percival沒有什麼朋友,唯一能跟牠說上幾句話的就只有Seraphina Picquery這頭母鵝。牠們在同一個繁殖季出生,剛從蛋裡孵出來就認識彼此了。成年企鵝獨立後幾乎沒有機會再見到自己的父母,從小就窩在一塊取暖的同儕反倒家人一般,Picquery就時常勸牠找個對象。

「什麼事都要體驗一下,Percival。」Picquery在一塊冰壁後面找著了牠,挪動著兩腿間的小企鵝坐下來。「有個孩子也是很不錯的。」

「妳是指在暴風雪裡挨餓兩個月,對孩子吐到沒有食物可吐,只能一起吃雪等著母鵝回來的生活嗎。」Percival反問,「我寧可和海豹打上一架。」

「你還是很關心其他小鵝的健康的,我看過你餵牠們吃東西。」

「我高興餵就餵,不高興就走開,因為牠們不是我的責任。」Percival抬頭去看天色,「風雪大概要來了。」

「今年的風雪特別大,已經凍死幾頭小鵝了。」

「妳早點回去吧,現在回去還能擠到鵝群中間去,晚了會很冷。」

Picquery聳肩走開,Percival在原地又坐了一會兒,直到冷風絲絲加劇,企鵝們風捲落葉般緩慢往群體挪動,牠也才跟著靠近過去。幾頭企鵝在身前不遠的一塊冰面相繼滑倒,再施施爬起,於是Percival踏往那處時格外小心緩慢,始終垂著頭去緊盯自己的落足處,也是因為如此,牠才會發現Credence。

那時Percival還不知道牠叫Credence,還沒開始用生命愛牠,牠就是一頭半埋在雪地裡,懨懨一息,絨毛都還沒長齊的瘦弱小鵝。以Credence的體型來說,在這種氣候下,從雙親腿上掉落地面不用一分鐘就會斷氣。Percival在加劇的寒風中快步移動,也在冰面上跌了一跤,倒是漁翁得利地讓牠一路滑往小企鵝身邊。Percival站立起來,小心地將雙腳擠進小鵝身下,感覺牠氣若游絲的呼吸,再一步一前行地將冰涼的小鵝挪進育兒袋之中。

Percival自然是有育兒袋的。而且非常溫暖,足以供給Credence生存需要的熱度。

牠走得很小心,就算在滿是寬大縫隙的冰層上,Percival也從未如此如履薄冰。本能告訴牠該怎麼做,本能告訴牠,前往溫暖的地方,生命很珍貴,懷裡的小鵝很珍貴,Percival的整個鵝生都應該用以守護牠。

牠跟隨大批企鵝轉進一個螺旋狀的聚落圈內,仔細地護著雙足,緩慢挪動身子,包起雙鰭,埋起腦袋。保護好牠的男孩。


-TBC?



就同場加映馬可羅尼企鵝GG。很垃圾,時常趁部長出海捕魚的時候過來嘲笑小魁很醜不是帝企鵝。

评论(19)
热度(257)
  1. AveCher猿猴麵包樹千秋 转载了此文字
© 猿猴麵包樹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