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猴麵包樹千秋

[Colezra] Drop by Drop

通常情況來說,Colin會是整間屋子裡最晚知道Ezra來到的人。

那天下午也不例外。他在書房裡和經紀人通話,討論時間有點長了,他沒察覺玄關的動靜,倒是聽見了腳步聲急奔過書房門前,前往那處的聲響。他的兒子像舞會的通報員一般大喊Ezra的姓名,Colin稍稍分神,讓話筒裡的聲音流過耳邊,前門那處安靜了片刻,他能想像Ezra俯下身來說話,孩子興奮大笑,有什麼輕輕撞在牆上,大概有人被高舉起來轉了幾圈。

幾分鐘以後三個腦袋從門邊探出,Ezra在最高的位置,他本來要說話,看見Colin拿著電話便收了聲音,指向他的一雙兒子,探出手做了個划水的動作。Colin仍在低聲應答,但挑了挑眉毛打招呼,點頭答應。

Ezra離去時幫他帶上了門。通常情況來說,Colin不關閉書房的門。屋裡有兩個男孩,時不時就要造成破壞,他希望有人放聲哭起來的時候自己能清楚聽見。但Ezra在這裡,一切安全無虞。

十五分鐘以後他結束了通話,取過標籤紙往劇本裡面做記號,再拿著已經恢復成室溫的柳橙汁走出書房。

Colin把柳橙汁放回冰箱,蹲在蔬果室前方掏了半天,找出幾顆葡萄柚和蘋果,切開了扔進玻璃杯裡,帶著幾罐蘇打水走往屋後。穿過外間的紅岩柱,距離下方的長型泳池還有幾道階梯距離。房子在右側有座漂亮的石砌室外壁爐,和一套原木餐桌。現在上頭堆滿了乾癟的泳池充氣玩具,Colin得把它們全推往地板,才得以把手裡的杯子放下。

孩子們在階下的泳池裡歡聲尖叫,Ezra也泡在水中,捲髮濕漉漉地發亮,笑容燦爛。

「我們找不到打氣筒。」Ezra高聲說,「幫幫忙,爹地。」

孩子跟著唱和道爹地幫幫忙,幫幫忙爹地。Colin赤著雙腳踏過火熱的石磚地,繞往工具間,拖出棚架底下的每一個紙箱,最後在Henry使用過的嬰兒車底下找到了積滿灰塵的打氣筒。沒人願意從涼爽的水裡出來,但都興奮地湊到了池邊,看著Colin坐在躺椅上,把那些五彩繽紛的巨大粉紅火鶴、獨角獸、甜甜圈和天鵝充氣船灌滿氣,拋扔進泳池裡。

Ezra抓著了白色獨角獸的黃色長角,但他沒馬上游開,守在池邊等Colin拿來了塞著水果的氣泡水杯子,再興沖沖地給他看那些比巴掌大一些的小充氣火鶴,它們身軀中心挖了洞,能當泳池裡的手機或飲料杯座。Colin實驗著放了一個杯子進去,推往水中。也不知道是設計不良,或者杯子重心太高,那東西瞬間就傾倒翻覆,葡萄柚和蘋果沉入池中,又浮起來漂在灑滿陽光的水面上。Ezra哀嚎出聲,把水果撿回來吃,Colin一邊阻止他一邊放聲大笑。

孩子們騎在漂浮玩具上,手臂和腿悠悠地推著水,在池內晃蕩。Colin沒取來泳褲,於是就穿著捲到肘上的白襯衫和短褲坐在池邊泡腳。Ezra時不時抓著獨角獸游到身邊來,像隻人魚攀附岩石般倚靠在他的大腿上。他水淋淋的皮膚弄溼了Colin的褲子,陽光再取走那些水分,一點一點變暗,褪離他們被吻得發熱的肩頭和鼻尖。

James先喊累,離開了泳池去廚房找優格吃。Henry最終睡在甜甜圈上,Ezra推著那漂浮玩具到池邊,讓Colin把男孩抱起,送進房間。

天色一瞬間由紅轉暗,Colin回到戶外時,Ezra也離開了泳池。屋後正對著一片能讓屋主保有良好隱私的濃密庭樹,而側面的微坡能俯視市區夜景。他站在夜色縫隙間,水珠順著肌理分明的背部滴滴滑落,Colin取過椅上的毛巾,張開來包裹住Ezra,摩擦他的手臂,啄吻他帶著氯氣味的後頸。

他們點起戶外壁爐,坐在邊上一邊烤火,一邊捏著泳池玩具的氣孔放氣。Ezra問他晚餐吃什麼,Colin說都聽你的,Ezra說他沒什麼意見,Colin說自己也無所謂,兩人用肩膀推擠彼此,半認真半玩鬧地吵起來。

最後叫了披薩。Ezra說要把外送單全扔上空中,看哪個最先掉下來就吃哪個。Colin猜想他早就決定吃披薩,也不知道為什麼要瞞著。那東西的外送單是塑膠的,還足足有三頁厚,想當然會最快落在地面上。

孩子在盤裡疊滿披薩以後,就端著跑回屋裡看電視。Colin和Ezra繼續留在戶外火爐邊,用泡得發皺的腳趾在桌下互相糾纏。

「你要留下過夜嗎?」Colin問道,Ezra剛剛吞下第三個哈欠。「如果累了就別開車了。」

「我明天很早很早就要進組。」Ezra掙扎道。

「多早?」

「就是很早,大概是你都還沒睡的時間那麼早。」

Colin笑起來。

「那我能叫你。」

「你的聲音只讓我更想待在床上而已。」

「我能把你抱到車上,載你過去片場。你在車上可以多睡一會兒。」

「你別小看我這陣子練起來的肌肉啊,肯定能讓你扭傷背。」

「試一試?」

「試一試。」

Ezra拿紙巾抹乾淨了油膩膩的手指,推開披薩盒子爬過桌面,跨坐在Colin腿上,像無尾熊那樣抱住了他的脖子,雙腿纏上腰間。

「我的腿好像這就開始麻了。」Colin思索著指出。

「我警告過你了。」

Colin一手托著Ezra的腿,一手按著桌面站起來,腳往後踢開椅子,搖搖晃晃地走往屋內。期間在階梯絆了一記,Ezra大叫起來,手腳纏得死緊,Colin及時抓住了矮牆上的雕飾穩住腳步,因為懷中人的驚慌而失聲笑起來。

「你可別放手,Colin。」Ezra餘悸猶存地提醒他,「我是靠這副肉體吃飯的。」

「你的肉體真夠沉的。」

「請別摸我屁股,我真的得非常早起。」

「我沒有。」

「為什麼不摸一下?」

「我真不懂你。」

他們同時去親對方的耳際,笑聲透過疊合的胸膛傳送。Ezra放心地打出了第四個哈欠,說這是前往床鋪的天堂之路,Colin說,你才是天堂。


-THE END

评论(13)
热度(160)
© 猿猴麵包樹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