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猴麵包樹千秋

[Colezra] Sweet Child O' Mine

「他說今天有事。」

「你二十分鐘以前就說過一樣的話了。」

「我昨天也說過一樣的話。」Ezra悶聲道,「已經兩天了。」

「只是兩天而已,他很忙。」

Ezra沈默片刻,爛泥般攤平在沙發上,用腳有一陣沒一陣地踢著坐在彼端的Josh,後者拿開了他的腳掌,轉回本來盯著電視的臉。

「你又看了他的行事曆。」Josh甚至沒用上疑問句。

「就看了一點點。」

「噢,Ezra。」

「他就放在桌上。」Ezra辯稱,「又不是說在保險箱裡面什麼的。」

「也許他是信任能進出他屋子裡的人不會擅自翻看他的個人訊息呢。」

「什麼個人訊息,他褲子裡的東西我都、」

「噢,Ezra。」

他們一同沈默下來,Ezra瞪著電視的模樣結合全無氣力與忿忿不平。

「他說今天有事,」他還是先打破沉默的那一個,「但行事曆上什麼都沒寫。」

「也許是突如其來的事。」Josh過於耐心地指出,「他沒來得及寫上去。」

「也許。」Ezra懨懨地說,「又或者他只是厭煩了我的身體。」

「這就開始了。」

「我是有點不夠靈活,相對來說。有時候我覺得我也該練練瑜珈。」

「如果我們要繼續這個話題,我得去拿點啤酒來。」Josh以乾枯的嗓音說道,「你要嗎?」

「他來得及寫的,那本子跟著他到處去。」Ezra自顧自地說,「你知道他會寫詩嗎?沒錯,我偷看了,Josh,它們是寫給我的。來吧,儘管用你的眼神譴責我。」

「我什麼都沒說。」

Ezra皺起鼻子,有一瞬間Josh繃緊神經準備迎接他的嚎泣。有時候他會這樣,想到了什麼難過或者開心的事,就沒管自己是在什麼場合,直接哭得鼻涕都流出來。但Ezra沒哭,他鬆開鼻子上的皺褶,嘆了口氣。

「我超級愛他。」Ezra嘆道,「我也愛你,Josh。」

「你不用特別補充上我。」

「也許他是在生氣,因為幾個禮拜前的事。你記得吧,我在酒吧喝得爛醉,他還得從後門進來接我。」Ezra在沙發上翻了個身,手掌按在腹上,目光遙遠。「他實在不用來的。」

「他得來接你,」Josh說,「你醉了以後給他打了有二十通電話吧,用的還是我的手機。現在我的通訊錄裡面有Colin Farrell的電話號碼了。」

「真的?讓我看看。」

Ezra伸長了手接過Josh遞來的手機,按了幾下,遠遠扔到另外一張沙發裡。

「現在沒了。」他說,繼續沉浸在深思與自怨自艾之中。

為此Josh只從廚房拿了一瓶啤酒回來,給Ezra的是半冷不熱的檸檬茶。後者側著頭盯著那個橙色水杯,眼淚就啪搭啪搭地流了出來。

「你知道我跟他說過、」Ezra咳了一聲,但像完全沒注意到自己滿臉是淚,還懷疑地望著給自己遞衛生紙盒的Josh。「等我們老到走不動了,他還是能駕駛那種時速十英里的電動車到酒吧來抓我回家,我還會先在櫃檯幫他點好一杯檸檬茶。」

「我該拿啤酒過來的。」

Josh語音方落,Ezra就在沙發上詭異地彈動身體,奮力從褲袋裡面掏出震動的手機。他看著來電顯示,臉龐發亮,也可能只是淚水反光,Ezra很快接通了電話。對談時間很短,Josh能聽出彼端是Colin,Ezra縮著身體,笑容藏在擱往嘴上的手掌之後。

「怎麼樣?」Josh在他掛掉電話以後問道。

「他問我今晚有沒有計劃,要不要過去一趟。」Ezra用紙巾擤掉了鼻水,從椅上坐起身。「我說:『你就是我的計劃。』不錯吧?」

「我以為你今晚的計劃是和我一起玩馬力歐賽車。」

「噢,Josh。」Ezra起身時,愛憐地拍了拍Josh的臉頰。

他喝乾檸檬茶,在五分鐘之內離開了房子。Josh沒去窗邊查看,但引擎聲再熟悉不過,Ezra大概是開走了自己的車。他又打開了電視,打算從選單裡找部電影來看,裡頭沒有Ezra也沒有Colin的那一種。

偷車賊Ezra在路上買了點速食,抵達目的地是一個小時之後。他有前門的鑰匙,但開進車道以後看見屋側的落地窗開敞,窗簾翻飛,於是踩著草皮從那邊進去。灑水器沒有攻擊他,Colin在家的時間不算長,但總把草皮照顧得很好,那東西在最正確的清晨時間啟動,有時Ezra起得早,下樓來找咖啡時,就能從起居室看見一地閃亮濕漉的草尖。

此刻它們溫暖柔軟,Ezra撥開窗簾,就看見Colin背向著自己坐在沙發上。他無聲地靠近,手臂環上Colin的肩膀時,感到那處因為小幅度驚嚇而緊繃片刻,但很快放鬆在熟悉的懷抱裡。他抬手按下Ezra的腦袋,用微笑的唇吻他。

「今天好嗎?」Colin問道。

「嗯,那取決於你今天過得怎麼樣。」

Ezra隨手把食物袋子拋往咖啡桌,身子前傾,從椅背翻進沙發裡,Colin伸手去扶,讓Ezra躺往自己腿上。

「怎麼說?」Colin笑問。

「你下週要去紐奧良。」Ezra說,「我很快要去歐洲。」

「是的。」

「我們沒有很多時間聚在一起。」他試探地說,「我以為你會、你知道的,也許會想多見見我。」

「我是,所以你在這裡。」

Ezra沒再說話,聳了聳肩膀,撥弄Colin腕上的手環。後者低頭望他,手臂架在椅扶上,指頭擦過嘴唇,輕輕地啊了一聲。

「你看了我的行事曆。」他也沒用上疑問句。

「就一點點。」Ezra對著他的嗓門弱了一點。「我很抱歉。」

「那沒什麼關係。」Colin說,「這麼一來倒顯得我很混蛋了。」

「我知道你需要自己的時間。」Ezra說,「我喜歡你需要私人空間才能培養起來的那些特質。你大概不會相信,但我也能很安靜地待在屋子裡,你甚至不會察覺到我在。」

「噢,Ezra。」

「為什麼每個人都不斷這麼說?」

Colin的手一陣一陣撫過他的頭髮,指頭流連在額前。

「因為你好得不得了。」他柔聲說,「前天我醒來,孩子這幾週都不在,我想我能起來喝點東西,出去跑幾圈,然後回來打電話給你,我去找你,或者你來找我,我們能一起找點事做。」

「我沒接到你的電話。」

「因為我沒打。」Colin說,「我有點嚇到我自己了,Ezra。不需要做任何事,想到能見到你這件事本身就讓我快樂。但很快我們要分隔兩地。」

「你嘗試讓自己習慣我不在嗎?」

Colin發出了一點沈吟的小聲音,歪了歪腦袋。

「我知道這聽上去沒什麼道理。」他說。

「這當然沒什麼道理。」Ezra的聲音提高了,他轉過臉,望著上方的Colin。「你不能習慣這種事。你該時刻想念我,難受到你都覺得反胃了,再哭著打電話給我。這很公平,因為我也會做一樣的事。」

他的話裡多少有點玩笑性質,但Colin沒有笑,他低垂著眉毛和視線,輕巧地眨眼。

「所以,」他開口,「今天我醒來,喝了點東西,出去跑步,沒有打電話給你。我到市集上去買了點東西,回來讀書,坐在這裡,覺得這真是無趣透頂。然後我打電話給你,沒有哭,但和事實相去不遠。我想念你到感覺反胃。你還給我帶了漢堡,這可不太好。」

「那就別吃。」

「我會吃,」Colin說,「你拿來的什麼我都會吃。」

Ezra起身,手腳並用地爬上Colin的腿,跨坐在他身上抱他。Colin的手來回磨蹭他的背,指頭一枚一枚按過脊骨。

「你需要我少愛你一點嗎?」Ezra在他耳邊輕聲道,「因為我現在是超級愛你。」

Colin這就笑起來了,小小地震動著他們的身子。

「永遠不需要。」

他們擁抱許久,勒著彼此前後搖晃,親吻臉周和耳朵,然後Ezra餓了。他沒打算從Colin身上下來,就掙扎著後仰去搆桌上的紙袋,分食裡面幾個冷掉的漢堡。他們開著電視,不太專心地看了部電影。

精彩萬分,結局待續,裡面有Ezra,也有Colin的那一種。

-THE END

评论(7)
热度(155)
  1. Stray☆猿猴麵包樹千秋 转载了此文字
© 猿猴麵包樹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