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猴麵包樹千秋

[Colezra] All That is Beautiful

Colin到家時天色還足夠明亮。

午後陽光自落地窗傾倒進來,照亮沙發櫥櫃,在被遮擋的所在製造潮濕陰影。他放下外套,從腳邊的地毯上拾起孩子的玩具火車、糖果包裝紙、鞋帶鬆散的單只鞋子,再繞著起居室找另外一只。

他把手裡收集到的東西放進玩具箱裡,踢掉皮鞋,赤腳站在院裡的草皮上抽掉了一支菸。陽光曬得皮膚和菸頭一般發燙,他交換著雙腿重心站立,垂頭去看草尖自腳趾縫隙張揚而出,柔柔軟軟。

然後他去淋浴。等候頭髮自然風乾的同時,Colin把冰箱裡的牛肉拿出來解凍,看了十五分鐘的新聞。有地方起火了,谷區晚間有雨。他拆開幾封擱在餐桌上的信件,讀了幾封,扔掉了幾封。

孩子們在下午四點半跳上汽車後座。

Colin的頭髮已經乾透了。Henry還得坐安全座椅,James則吵著想上前座,他們一左一右踢著前座椅背,Colin讓他們聽有聲書,再繞去得來速買了冰淇淋,孩子就安靜下來。世事難以盡如人意,但他們總能換個角度獲得滿足。

車行到大樓停車場內駐止時,小的那個已經歪著頭睡著,大的那個在玩Colin的手機,遊戲音量不小,以致於Colin沒聽見迴盪在地下室的腳步聲。他的第三個男孩,也是最大的那個,拉開了前座車門鑽進來。Colin離開正趴著的方向盤,Ezra傾身過來,親吻他的肩膀。

Colin將車開出大樓,雨水滴滴拍打在前窗上,他打開雨刷,Ezra往播放器放入另一集有聲書CD。

他盯著爐子的時候有點分心,把牛肉煎得太老了。因為孩子從起居室裡發出尖叫,Colin探頭去看,才發現只是Ezra把他們按在沙發裡搔癢。因為沙拉裡放了很多的青椒,餐桌上沒人費心抱怨肉排。Henry把青椒塊扔進James碗裡,James有樣學樣地也傳往Ezra盤中,後者興致勃勃地要把整個盤子遞給Colin時,得到了長久拒絕的眼神。

餐後他們圍在咖啡桌旁玩地產大亨,Colin有幾部電影得看於是開著電視,沒把全副精力放在桌遊上,Ezra則有點太認真了。他在紙板上大起豪宅,對孩子還多少手下留情,但徹底擊潰了一心二用的Colin,不出半個鐘頭,就毫無憐憫地拿走了他全部的土地和現金。

Ezra得意洋洋地清點手裡的假鈔,Colin哭笑不得。他先去廚房給大家倒了檸檬茶,便坐在沙發上專心看片。偶爾注意力受到劇情拖延分散,便垂眼去看窩在地毯上的三個男孩。

杯碟碰撞的聲響使他張眼,電視螢幕已經熄去,桌遊不在,孩子也不見蹤影。Colin沒有起身尋找,屋內安全又安靜,他又闔上眼,讓水流沖刷瓷盤,再被輕輕放入洗碗機的聲響充斥耳底。

再次張眼,他能從四周空氣和自身重量感覺到,時間又晚了一點。Colin坐起身伸展四肢,從廚房水龍頭裡接了點水喝,聽見輕柔聲響。

他順著那聲音回到起居室,走往開敞的落地窗外。雨已經停了,空氣涼爽,被光害侵襲的夜空隱隱有星,Ezra在院子裡。他伸長了腿坐在簷下的藤編躺椅上,抱著從書房裡取來的吉他,手指叮叮噹噹地撥弄,造成雨水滴落柔軟錯覺。

Colin前去,在旁邊那張椅子坐下,Ezra看見他就微笑,文明造成的光明掩蓋了星空,但只使他的雙眼益加閃亮。

「我吵醒你了?」他說。

「沒有。」Colin答道,「孩子都睡了?」

「都睡了。」

「你在彈什麼?」

Ezra稍稍坐直了身子。

「隨便寫點東西。」

「彈一彈。」

「還沒有寫好。」

「我不在意。」

Ezra咧開嘴笑,他從不羞於表現,環抱起吉他。髮遮住他的臉,睫蓋住目光,他撥動弦線,彈出零碎循環、不經修整的緩慢曲調。吉他音調聽上去溫暖而中空,Ezra出聲哼唱後,就只餘下了溫暖。他顯然還沒有填好詞,單單來回配合曲調裝填字句:如果。如果時間是金錢,我不會浪費分毫,在你以外的事物之上。鎮日無所事事。愛。小小的。愛。

Colin前傾身子,Ezra手指不停,曲調變得更慢更輕,漫不經心。他也靠近過來,將額頭貼上Colin的。

全是最漂亮的音符。Ezra柔聲說。

濕潤的草尖從他們腳趾間張揚而出,如他的男孩柔柔軟軟。他取走了紙板上的土地,金錢,佔據所有空洞,趕跑寂寞,再拖飛風箏般帶走Colin的心。

如果。如果時間是金錢。

我不會浪費分毫,在你以外的事物之上。

鎮日無所事事。半天只是看你,一小時與你漫步,半小時為你烹飪,十分鐘的交談,五分鐘夠買束花,一分鐘將你從額頭吻到足尖,褪下你周身衣物無須三十秒,十秒的愛意傾訴清爽適中,五秒的沉靜。一秒。

我沒有一秒的猶豫。

Colin撫摸手裡那副頸子,Ezra輕聲說愛,那就是最漂亮的音符。 

-THE END

评论(8)
热度(154)
© 猿猴麵包樹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