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猴麵包樹千秋

[Colezra] Tip of My Tongue

「每一天都要打電話。」Ezra說。

「每一天?」

「每一天。」

「好吧。」Colin緩聲說。

Ezra靠近過去時,他正勉力從枕頭裡掙出一隻眼。窗簾半遮半掩,天色昏白薄明,床頭櫃上的檯燈亮著,但被一件外套蓋住大半,發睏的男人探手仍精準得不可思議,握住Ezra的下巴,指腹溫柔地擦過他的嘴唇。

「不吻你了,」Colin含糊地說,「我還沒刷牙。」

Ezra坐在床緣隔著被單抱住他,Colin閉眼哼聲,從他身下抽出手臂,環上Ezra的肩膀。幾分鐘過後,遙遙地有人在輕快規律地按響汽車喇叭。

「你該出門了。」

「我知道。」

「多吃蔬菜。」Colin說,「少喝點酒。」

「好的。」

「別跟陌生人回家。」Colin說,「要是真這麼做了,也別讓我知道。」

「不知道比較好。」

「不知道比較好。」

他們因為這共同的笑話發笑,纏在被窩裡震動身子。Ezra分著親吻Colin的每一根手指,呻吟著嘆氣。那喇叭聲又響了起來。

「去吧,」Colin輕聲催促。

「你明天就會忘了我。」Ezra抱怨道,用下巴頂著Colin的肩膀。「也許後天。你會忙得不得了,想念我一陣子,然後找到比我更漂亮的對象,那個人還不會把你的襯衫洗壞。」

「天啊,Ezra。」Colin的手指纏進他髮間,力度輕柔地拉扯。Ezra懷念他用力一點的時候,但眼下沒那時間。「不會有那種事。」

「為什麼。」

「因為我愛你。」

「為什麼。」

「因為你會當個乖孩子準時登機,不讓整個世界等你。」Colin說,退而求其次地親吻Ezra的頭頂。「去吧,或者就乾脆不去了,躺下來陪我再睡一會兒。」

Ezra權衡了幾秒從此花男友財產當個廢人的可能性,期間Colin幾乎再度昏睡過去。他的鏡頭持續到清晨,沒怎麼闔眼,Ezra於是先扭熄了檯燈,才拾起上頭的外套,起身前又吻了Colin的耳尖一下。那人趴睡著握住Ezra的指尖,直到大男孩一邊走開,兩人伸長了手臂,不得不鬆開指頭為止。

Ezra關上臥室門前,聽見Colin要他落了地就打電話,聲音悶在枕中,沉沉落進Ezra心底。

他有數週時間必須滯留外景現場,在移動和拍攝中錯過了Colin的第一通電話、第五通也許還有第十三通。有時Ezra趕得及在一個鐘頭以內回撥,有時他趕不及,再少一點時候他回撥了,Colin那端不巧沒接通。他拍照片,傳訊息,一朵碎掉的花,滿桌子的甜甜圈,他穿著羽絨大衣滾下山坡;Colin偶爾也送照片過來。他拍孩子們,棕櫚樹頂,還有一隻手從烘衣機裡拖出皺巴巴的縮水毛衣。Ezra又一次糟蹋了Colin的好衣服,而後者看上去全不介意。

他們能對上話的那些時候,一半時間聊近況,一半時間抱著手機不說話。第一次他們沈默超過兩分鐘時,Colin笑著問他是不是要掛電話,Ezra說不要,他就想聽聽話筒對端的人在做些什麼,Colin也由著他。偶爾他聽見電影的低微配樂聲音,有時他聽見紙筆,有時只聽見紙,液體被啜飲的聲音,還有平穩的呼吸。Colin通常是那個先掛電話的人,因為Ezra如此要求。他會說我愛你,Ezra就問他為什麼。不是真的疑問,Colin也知道。他真像個活生生的詩人,或者愛情本身。他每一天都有不同的答案。他說因為你聰明,因為你漂亮,因為你誠實,因為你充滿才華,因為你滿溢而出的靈魂和精力,因為你糟蹋我的衣服但圓滿我的生活,因為你看到小孩跟狗就笑得像個孩子,因為你偏食但不抱怨食物,因為你珍惜家人朋友,因為你誰都不傷害,因為你是我的小公牛費迪南。

Ezra一點一點計算那些通話,計算答案,計算歸家的時間。

最後一通電話發生當下,Colin在開車,Ezra準備登機。他們沒有講多少話,笑得比較多。

Colin說飛行平安,我會在停車場等你,我愛你。

Ezra說為什麼。

Colin說,因為你就要回到我身邊。

因為你如此愛我。

我就要回到你身邊。 


-THE END

评论(19)
热度(193)
© 猿猴麵包樹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